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限笑傲江湖

第49章 灵境筑基1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用了一炷香的功夫,岳灵云把冯涛背上三十二道伤口上的水系灵力都吸入到赤炎鼎中。异种灵力一离开伤口,冯涛伤口上的皮肉就自动合拢,粘合在一起,停止了渗血。这是修仙者都有的手段,控制自己的身体肌肉是件小事情。何况冯涛练过专门炼体的功法,身体强度和灵活性要比一般修仙者强好多,异种灵力一去,自然能封住伤口。
  经过这一炷香的时间,冯涛也终于平静下了自己的心绪,强迫自己不再想那些事情。毕竟现在岳灵云要比他强大的多,自己虽然靠着有炼体的功法,在突破练气十层后就开始服用岳灵云留下的蕴灵丹,靠着丹药之力在灵境开放前冲到了练气十二层。但岳灵云已经是十二层大圆满的修为,又有中品灵器在手。看他操控灵器的样子,肯定已经是通灵过的,真的争斗起来,自己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岳灵云帮冯涛驱除完异种灵力,把赤炎鼎收回了体内,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出口。冯涛也是这样,双方都察觉到了对方的心思,场面一时间尴尬起来。
  “这次还是多谢岳灵云兄弟了,要是落在哪个漓江剑派的疯子手里,恐怕我要被千刀万剐了。”最后还是冯涛开口,毕竟他心思转的快,看出岳灵云看出了自己刚才的心思,却也不准备对付自己。
  “不用谢了。对了,胡仙子这次也进灵境了吗?”
  “没有,她的修为刚突破十一层,进灵境太危险了。所以就我一个人进来了。”
  “哦,也是,灵境之行的确危险太大。”岳灵云干巴巴的说了两句,感觉没什么可说的了,就住了口。冯涛也感觉到这种气氛,也停了话头,开始专心疗伤。他身上有血魄丹,对于单纯的补血效果比岳灵云的养精丹要好出很多,服下一颗后开始打坐,岳灵云在旁边坐下默默守护,没有再说什么。
  冯涛打坐了一个时辰,将血魄丹的药力完全化开,苍白的脸上增添了一丝血色,虽然还很虚弱,但已经没有大碍了。岳灵云看到这个情况,放下心来。
  “冯兄既然已经没有大碍了,我还要赶去和同门会合,就先走了。”
  “岳兄弟……今日多谢了。”冯涛面色变了一下,没有说出什么挽留的话。
  “冯兄还是找个地方躲藏一下吧。我怕漓江剑派的那个疯子会合同门后可能要来找我的麻烦,到时候牵累了冯兄就不好了。我会在沿途留下信息,把他们引走,冯兄你多保重吧,告辞。”
  岳灵云说完,踏上飞剑,往西南方向飞去。既然王寒说流云宗划分的区域在中心区的东部,那自己还是先往这个方向去的好,虽然可能采不到太多筑基灵药,但至少减少了遇到其他门派核心弟子的机会。碰到一个其他门派的弟子倒不怕,如果被几个核心弟子伏击那就危险了。毕竟自己的赤炎鼎有足够的吸引力,万一有人觉得实力够了,会来吃自己这块肥肉的。
  冯涛望着岳灵云远去的背影,面色变幻了一会。叹了口气,岳灵云说的不错,如果王寒带着人去而复返,岳灵云能自保,自己可是没有什么自保能力了。这次进灵境必须弄到足够自己筑基的灵药,如果自己能筑基成功,那时候获得筑基丹就容易多了,才能帮胡欣筑基。如果这次失败,那胡欣以后恐怕也要再和自己进灵境一次了。现在自己还没有拿到一棵筑基灵药,如果这么放弃,实在是不甘心。冯涛咬咬牙,换了个方向,往中心区域走去。
  进入灵境的第五日。中心山峰东侧中部,一个山坳中,流云宗四个核心弟子正在商议着行程。
  “既然现在还没等到风师弟,恐怕他是出了什么意外。明天开始就必须全力进行筑基灵药的收集工作了。”开口的是文忠,他是这次流云宗进入灵境行动的负责人,经验也很丰富。知道风三这个时候还没赶到,必然是凶多吉少了。刚要说接下来的工作,杜鹏程接口了。
  “未必吧,风师弟手上有青火扇,谁能拿的下他啊?”杜鹏程明显不知道灵境内的凶险,估计很乐观,不认为有人能杀掉灵器在手的风三。
  “哎,我也这么想,希望如此吧。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们现在才到手八株灵药,离目标还很远,这几天灵药还多些,在过几天就很难找了。毕竟不止我们有筑基灵药的分布图,其他各门派都有。听柳师妹说昨天你们还遇到了烈阳宗的埋伏,恐怕他们的收获比我们要多不少。”文忠给杜鹏程解释道。这个师弟资质是好,筑基的希望极大,但就是太单纯,很多事都不知道。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师门长辈才把他扔到灵境试炼里来的,他的性子要不改改以后真的要吃大亏。
  “文师兄,那我们怎么安排采药的工作,上次碰到烈阳宗的弟子埋伏,恐怕这次其他门派提前下手的可能性比较大。”柳依依见杜鹏程一插话,把文忠的话给岔开了,连忙把话题转回正题。
  “我也正在犹豫,如果我们分成两组分头采集,效率肯定要高一些。但从这次的情况来看,其他三门好像有针对我们的意思,要是他们提前下手,恐怕我们会吃亏的。”文忠也很担忧这个情况,风三没有感到,几乎肯定是被其他门派的核心弟子给埋伏了,一般弟子就算是十几个人偷袭也没可能留下有灵器在手的风三,就算打不过,逃还是逃的出来的。再加上烈阳宗几个弟子的作为,恐怕分开危险很大。
  “如果一起行动,安全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我们肯定完不成任务的。”刘德接过了话头,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是啊,如果我们一起行动,能采到三十多株筑基灵药就是极限了,从其他人手里抢就完全看运气了。”杜鹏程仔细想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但也包含了一点小私心。一旦分组,那他就可以和柳依依单独相处了,至于安全,他还是自信自己能保护好柳依依的。
  “那要是被人埋伏了呢?”刘德反驳道。
  “我可不怕其他门派的埋伏,刘师兄要是怕的话……”
  “我怕什么,我……”
  文忠摆摆手,制止了刘德和杜鹏程的争吵,看了旁边的柳依依一眼,下了决心。
  “这次必须一起行动了,宁愿少采些灵药,也不能再陷入危险之中。风师弟现在不到,十有**是被其他门派的核心弟子埋伏了。如果我们两两一组,遇到两三个核心弟子的埋伏还不怕,如果是五人齐全的阵容,恐怕很难全身而退。你们不用再争了,必须一起行动。”
  “我也同意,分开的话太冒险了。如果这几天再折损人手,恐怕我们几个到最后几天要被其他门派追杀了。”柳依依首先表示了支持,杜鹏程刚要说什么,听了柳依依的话,也就住口了。
  “我也没意见。”刘德也同意了文忠的决定,三个人看着杜鹏程。
  “那我听大家的,一起行动。”
  “好,现在大家休息一下,恢复到最佳状态后,我们去东南区域采药。柳师妹和杜师弟是在接近中心的地方和烈阳宗遇上的,之后他们就退回西边了,估计东南区域的灵药还没有被采,我们先去看看。”
  在流云宗完成集合的时候,其他三门的核心弟子都早已经完成了集结。除了回春谷的严空钓鱼不成反被杀外,其他核心弟子都闯进了中心区域,也有不少门派弟子和散修冲了进来。中心区域的血腥争夺战就要开始了。
  岳灵云这个时候也终于赶到了中心区,虽然因为冯涛的事情耽搁了一阵,但毕竟可以低空飞行,比用轻功跑要快不少。进入后岳灵云也不敢耽搁,马上按照从严空身上取得的地图,开始寻找筑基灵药。
  有了地图的指引,果然方便不少,辛苦几天才早的一株风灵草的岳灵云在进入中心区的一天之内,就找到了七株筑基灵药。灵药的守护妖兽在岳灵云丹鼎防御,附火术攻击之下,基本没有多少还手的余地,就会被岳灵云迅速解决掉。获得如此丰富收入的岳灵云不禁感叹:“信息果然最重要啊!”
  不过到了第八株的时候,岳灵云还是遇到了麻烦。刚干掉了一条金光蟒,要去采那株玉髓芝。漫天的法术朝他打了过来,岳灵云丹鼎一转,挡住了所有法术,抬头看到五个散修从山后转了出来,都是练气十二层的修为。几个人眼睛盯着他旁边的玉髓芝,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一个领头模样的黄衣散修走向前,对岳灵云说道:“这位昆仑剑派的朋友,这玉髓芝是我们五人先发现的,我们有事离开了一下,不想被你发现。现在既然我们回来了,还是请朋友去他处再找灵药吧。”
  这黄衣人说话时一本正经,好像真事一样,岳灵云不禁有些好笑。也没有回答这人的歪论,看小丑一样的看着他。黄衣人看到岳灵云不为所动,有些气恼。
  “朋友不肯退开,那就是要和我们五人为敌了?”这时已经语带威胁了。说话的同时放出了自己的法器,是一把极品飞剑。这法器对散修来说已经不错了,难怪能成为领头的,不过他却没有放出护盾,也许是因为人多势众,不信岳灵云敢出手。
  “黄兄和他客气什么,不退开就杀了他,看他这么早进了中心区,说不定身上有不少筑基灵药,够我们几个分的了。”一个粗豪汉子在人群中说道,他的话一出口,其他几人都蠢蠢欲动起来。他们几个也不过是进入灵境后才结伴的,路上也杀了几个散修和门派弟子,却没有收获到筑基灵药。现在一株玉髓芝根本不够分,如果岳灵云真的身上有筑基灵药的话,虽然看他抵挡法术时实力不错,但五人齐心,对付一个还是很有把握的。
  岳灵云这时已经招出了流光剑,扣在了手中,看到这几个散修逼了上来,缓缓后退两步。
  “好,既然是你们发现的,我走就是了。”嘴里一边示弱,一边计划着战术。
  这群散修看到岳灵云往后退,气势立刻暴涨。原来担心岳灵云有什么杀手锏的黄衣人也放弃了矜持,飞剑盘膝,挡住了岳灵云的退路。
  “呵呵,这位朋友,刚才你不走,现在想走可就晚……”话没落音,岳灵云的流光剑已经斩下了他的头颅,他是头领,也是修为最高的,先杀了黄衣人,那剩下的就没什么配合了。现在岳灵云越来越喜欢这种杀人手法了,一剑过去,身死魂灭,没有什么后遗症。
  后面的四人刚把法器放出,看到带头的黄衣人被一击斩首,面色大变,没人协调指挥,都慌忙撑起自己的护盾。四件攻击法器虽然已经呼啸着打向岳灵云。但赤炎鼎旋转起来,同时放大,把四件法器统统弹开,一点不见吃力。岳灵云已经收回了流光剑,再次给飞剑附上了石中火。又是一道红光闪过,最先出言要杀掉岳灵云的大汉被洞穿了护盾,斩下了头颅。两人被杀,剩下的三个已经胆寒,准备逃走了,不过岳灵云计划是全歼他们,下手十分快捷。
  “不好,是核心弟子,快跑!”一个散修叫喊一声,拿出一道土遁符,趁岳灵云收回飞剑,准备附火术的空挡,直接遁走了。以岳灵云的反应速度都没能留下他。剩下的两人看到片刻功夫,已经两死一逃,一人扔出一颗雷火,顿时黑烟滚滚,遮蔽了视线,想要隐身逃走。法决还没掐好,已经被飞剑斩断了脖子。另一个一口精血喷在飞剑上,玩命的往远处逃。刚飞出百丈,被驾驭流光剑的岳灵云用赤炎鼎砸死。
  “居然也有人准备了土遁符,看来散修中的经验流传不少啊。”看到那个散修用土遁符逃走,岳灵云嘟囔了一句。不过没有办法,这种高级符纸很难弄到,岳灵云在宗内混了四年多才收集到两张。既然用了土遁符,那追上他的机会几乎没有了,练气期修士用土遁符完全是随机的,连自己都控制不了方向,更没法去追了。
  把几个散修的乾坤袋收集起来,放火烧掉尸体,检查了一下,真没什么好东西,最好的不过是顶级法器,筑基灵药更是一株没有。岳灵云收起乾坤袋,走过去采摘玉髓芝,一边采还一边嘟囔:“这么穷也出来打劫,真是不知死活啊!”
本书源自看书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