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豪门阴影10、11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10
第二天吃完早餐,大发又上网了,他看到本市汽车交易市场网站上又有吕一凡以林蕊蕊的名义发的新留言:
早安。这边已经准备好钱了,对于突然的合约延期,我相当地生气!我只好限定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了,要是在此时间内没有任何联络的话,该向谁说,我就会向谁说!
对不起一早就这样发牢骚!
林蕊蕊
从浴室出来的林蕊,头发变成了深咖啡色,感觉上比起刚才的金发可是要好多了。
“这比较适合你。”大发说。
林蕊也看了吕一凡新的留言,问:
“你想到什么好方法了吗?”
“正在想。”大发回答。
“还在想喔?只剩下二十四小时了耶!”她看了看时钟之后摇摇头说:“那篇留言是早上六点多写的,到明天早上六点只剩十七个小时了。”
“我没那么介意这件事。”
“但是他说在这时间内没有联络的话,该向谁说,就会向谁说的……”
大发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要向警方报案的意思吗?这样威胁就有用的话,那他是太小看人了!
但是他也有点迷惑,在利用环形道的战术里,并没有警方的影子。说不定吕一凡是真的还没有向警方报案。
他又摇摇头,吕一凡没有理由这么做,这是个陷阱!这是要造成一种错觉,让我方认为警方没有动作,然后在我方防范不足时他们好出手攻击。
“昨天就那样把钱拿下来就好啦。”林蕊说道。“就是爸爸在环形道绕圈圈的时候啊。又没有警方跟踪,然后叫他把车丢在路边不就行了?等爸爸离开现场,我们再把钱拿走,或者连车一起开走都好啊。”
“白痴啊,那样警察一下子就追上来了!”
“警察在哪?不是没有警察在吗?”
“没有理由不在,一定是在某个地方盯着面包车的动态。”
大发心想,说不定警方在环城公路的每个路口都派了人盯着,而且还窃听我们和吕一凡的对话。
“请对方把赎金带到指定的地方,然后指示负责运送的人放下赎金之后马上离开,这是可行的。只是在这之后,我方若无其事地去拿钱的时候,一定会被警察逮捕,你知道为什么吗?”大发问林蕊。
“想也知道是因为警察埋伏啊。”
“是的!刑警们睁大了眼睛看着,等着看犯人什么时候露面。这也是一般逮捕犯人最正确的时机。那我问你,为什么警方知道拿钱的地方?”
“被害人的亲人跟警方说的呗。”
“正是这样。 也就是说,拿赎金的地点,不到最后一刻不透露出来是比较聪明的。只是不全部说清楚的话,负责送钱的人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要兼顾这点是比较困难的。”
“先告知一个大概的位置,到了附近再指示正确的地方不就好了?”
“你说得倒简单,这很难顺利进行呢。要考虑到警方的灵敏反应。不能以分钟为单位,而是必须以秒为单位来行事。”
“你是这样在计划的吗?”
“可以这样说,想法差不多确定了,接下来要用功一下。”
“用功一下?”
“之后你就会知道的。”
大发打开电脑,摩拳擦掌了一下,写了下面的文章:
吕一凡先生:
因为昨天发生了一些意外,不得不中断计划。所谓的意外是我察觉到好像有警方的监视,事实如何并不清楚。要是您向警方报了案,警方在侦查的话,那实在令人感到遗憾。我们之间的交易就必须马上停止,你女儿也就永远不会再回到您的身边了!
我再次警告,不要让警方介入。假设下次的交易还有这种感觉的话,我们绝不犹豫将全面撤退,不再联络也没有下一次的交易。
装赎金的麻袋里绝不可以设追踪器。要是有这样的迹象,就视为违反约定。我们这里也会备妥测试追踪器的工具。
下一次的联络会在二十四小时内发出,请等候!
再读了四次文章之后,大发外出到网吧用电子信箱将信件发往吕一凡的电子信箱。
大发回到宾馆房间后,林蕊问他:“你想好发现追踪器的方法吗?”林蕊问大发。
“方法有几种啊,金属探测器也行,电波探测器也行。”
“但是要等赎金拿到了以后才能用啊?”
“是啊。”大发笑笑说。
“要是这样,那个指示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啊?”
“多少有些吓唬的作用,是种威胁。因为对他们来说,也不知道我们这边会使出什么手段,也只能先依照这边所说的去做了。”
“他们会先依照我们所说的去做吗?”
“我想他们并不会在赎金上装追踪器。假设犯人成功地拿到赎金,他们也会怕因为追踪器而让犯人不爽,做出什么糟糕的事。要装追踪器的话,应该是装在运送的人身上或是车上。所以对我们来说,必须要想出对策才行。当然,我已经想好了。”
“告诉我!”
“以后再告诉你。”
“又来了!”林蕊一脸不高兴地说:“老是摆架子,感觉很差耶。你根本不把我看成是伙伴!”
“你可是最重要的伙伴。要是没有你,这次的计划绝对无法成功。你啊,想想可能比我还更重要呢。”
大发的话好像让林蕊的感觉好多了,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同时光芒中也带着紧张的神色。
“我做什么好呢?”
“演一场戏!”大发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是大主角,无可取代的大主角!”
11
隔天,和平常的星期一一样起床。两个人并没有睡得很好。马上就要进入真正的演出了,情绪有些高涨。刚觉得有点快要睡着时却又醒了过来,就这样反反复复,感觉头有点沉。
两人边吃早餐边谈今天的计划。然后两人退了房,又在十里外的和平饭店开了房,新开的房间在十二楼,面向前进大街。
到了下午,两人又上网,看一下本市汽车交易网站的公布栏。有“林蕊蕊”的新留言:
你好!看到关于交易的新联络了,这次真的要签约了。上面还附加了许多的条件,我的目的只不过是买到车子就好了,我已经说了,什么条件都好,你却那么麻烦!让我也等得太久了。
啊——啊!想快快签约呢!
看到这个留言后,大发对林蕊说:“你按照咱们商量过的,给你爸爸发指示吧。”
林蕊拿起手机给父亲打电话:“爸爸,我是林蕊。你现在开着装钱的面包车出发。开到前进大街东入口沿着大街向西行进。”
很快,吕一凡开着灰色面包车来到了前进大街,不久就经过和平饭店门前。
大发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他事先架设好的录相机也录下灰色面包车经过的情况。
史大发让林蕊隔一段时间就给吕一凡打电话,问他的车所在位置。当吕一凡的车沿着前进大街行驶到与昆明路交叉口处时,史大发让林蕊打电话告诉吕一凡向回返,再返到前进大街东入口处。
经过两次这样的往返,大发察看录相说:“吕一凡的车确实没有警察的车跟踪。现在他的车就要再次经过和平宾馆门前了,你告诉他拐入前边的宁波路,然后把车停在路边。让他不要锁车,下车后拦出租车回家。
林蕊用手机打通了父亲的手机,按史大发的要求给父亲下了指示:“爸爸,你现在把车拐到宁波路上,然后把车停在路边,不要锁车门。之后下车拦出租车回家。他们成功后会马上放我。千万不要有别的举动,否则他们会撕票的。”
吕一凡回答了一声:“知道了。”然后把车开进宁波路。
史大发在望远镜中看到吕一凡把车开进宁波路,然后停在路边,又拦了辆出租车上车离开。他快速奔到楼下,开动一辆租来的面包车前往宁波路路口。
到了宁波路路口吕一凡的灰色面包车后面,史大发停车,迅速把吕一凡车里的麻袋搬到自己车上,然后开车离开。他将车开出了五公里后,确认没有车在后面跟踪,又把车开回和平饭店。
回到和平饭店的居住房间后,林蕊一把将大发紧紧抱住。
“终于做到了!太成功了!”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会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她完成的是一个太重大的任务了。
大发把她的手从颈子拿开,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们真的成功了!”
两个人马上乘面包车来到另一家订好的郊区小旅馆,把面包车停在旅馆的后院。林蕊这时看着麻袋说:“那钱……我可以看看吗?”
“不行,还不能碰!忍不住想摸的话,那就先戴上手套。”
“手套?”
“是的。”
“为什么不能用手直接摸呢?”
“钞票上头有没有动什么手脚我们又不知道,譬如,说不定上面洒了一种液体,手一碰到就会被染色,而且要用特殊溶剂去除,不然除不掉的。”
“有这种东西么?”她露出不快的表情看着钞票。
“我听过这样的传言啊。还有其它的啊,比如抹上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会使钱币变色的药物,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了这些钱,没过多久,拿到这些钱的人会开始起疑,然后报警。”
“各式各样的花样都有呀。”
“所以这两三天内不要碰比较好。等时间过了,没有任何变化的话,就可以确定是没问题了。”
“你这个人还真是厉害!”林蕊说。
她并不是恭维,像是由衷佩服的样子,大发惊讶地看着她说:“忽然这样,是怎么啦?”
“你什么都懂,而且还看到二、三步之后。就像拿赎金的事也是啊,又这么顺利。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大动作,光用手机就拿到五千万了!”
“不用给我戴高帽,你做得也不错嘛。”大发笑着说。
他们走进二楼订下的房间,史大发坐在桌子前拿出笔记本电脑,说:“我还要给你爸爸写一封信。”
信写完后大发让林蕊看,信中写道:
吕一凡先生:
东西已经拿到手了,只是物品还没有确认。在确认过后,会将林蕊送还给您。
但要是察觉到警方有动作时,将取消。
将林蕊送还给您的方式,日后再行联络。
林蕊看信后,大发外出到网吧将电子信发了出去。
回到旅馆后他对林蕊说:“以后再也不用跟你父亲联系了。”然后他在林蕊的身旁坐了下来,手绕过她的背,把她一把拉到怀里说:“我们应该考虑下一步了,如何逃到泰国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