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豪门阴影36、37、38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36
当曲丽丽在轮船码头下车时,飘着几朵白云的空中还留有一缕夕阳的余辉。
她看看手表,还不到6时15分,离6时40分的出航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她没有马上进入候船室,而是向栈桥方向走去。
停靠在岸边的“向阳花号”客轮载重八千吨,即将出发,驶往厦门。这是一艘沿海航行的大型客轮,由于淡黄色的船舷上有一朵朱红和橙黄相间的巨大向日葵而得名。船中央的一根桅杆上装饰着朱红的彩带,淡淡的轻烟缓缓升起。
九月下旬的天气已经有些秋意。海平如镜,风和浪静,晚霞照耀在海面上,发出金中带红的光芒,煞是好看。
曲丽丽仁立在岸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海水的鲜味和轮船独有的气息,她心中很有些激动。乘船长途旅行她还是头一回,而且是和吕天在一起。
“向阳花号”的船尾被打开了,卡车和轿车一辆一辆地慢慢驶入。汽车停在船舱底部,一些标有“鲜鱼”和“新鲜食品”的冷冻卡车也停在那里。
在上船时她问检票员:“今天船上人多吗?”
“不多,大约三分之一的船舱有乘客。”检票员和蔼可亲地回答。
码头上开来一辆进口车,司机走出来,打开后车门,从里面下来一位男士,他就是吕天。
司机打开汽车后备箱,取出两个手提箱,跟在吕天后面上了船。吕天检票后走进船舱。司机则下了船返回轿车,把车开走了。
开船时间到了,广播里传来了让旅客准备乘船的通知。乘客们纷纷走进船舱。
吕天居住的是特等舱,而曲丽丽居住的是一等舱,为掩人耳目,两个人并没有居住在一起。
曲丽丽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下,环视了一遍四周,见房间内很整洁,舒适,心里很高兴。她把旅行箱里的衣服放入衣橱,化妆品都摆放在浴室的架子上。洗了脸,重新化过妆后,脱下喇叭裤,换上柔软的连衣裙。虽然她经常陪男人在宾馆里过夜,但在轮船上过夜还是第一次。现在的她不必担心有电话,也没有约好和谁见面,留在心底的只有舒畅,她沉浸在能与吕天重新相聚的喜悦之中。
她伸了个懒腰,向椭圆形的窗户瞥了一眼。窗外,夜幕降临,灯光闪耀。因为灯光在慢慢地移动,曲丽丽把额头贴在玻璃上,才发现船已经开动了。她走出船舱,去餐厅吃晚饭。吃完晚饭,她来到后甲板上。
海湾已被笼罩在苍茫的夜色中,轮船在海面上静静地航行着。眼前岸边的街灯闪烁着,海上也闪着红、绿、黄等多彩的灯光,像是飞行标记的青白灯光忽明忽暗。一架飞机在上空盘旋,接着不断下降,向机场方向着陆。
甲板上一阵风袭来,曲丽丽感到阵阵凉意。但是尽管如此,她仍凭栏眺望,欣赏着充满活力的海湾夜景。
“真美啊!——啊,还能看到灯光点缀的高塔。”
听到饶有兴趣的男人的声音,曲丽丽把目光移向了身边。
吕天就站在旁边。他微笑着看着她。
“我的家在那个方向吧!”曲丽丽向远处指去。
“嗯……”吕天点点头。
“心情真好啊,你冷吗?”吕天关心地问。
“不冷……在海上乘船真是舒服啊!”曲丽丽笑着说。
“你第一次乘轮船远航,当然感觉不错。”吕天微笑着说。
四周没有其他人,两个人很亲热地闲聊着。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点多钟。这时轮船已经驶进深海。海上起风了,海浪逐渐大了起来。
“啊,这样才像乘风破浪啊!”曲丽丽更加兴奋。
“我们也可以像电影《泰坦尼克号》的那对情侣一样啊。”吕天说着站在曲丽丽身后,把两臂张开了。
曲丽丽也兴奋地张开双臂,身子前面靠在护栏上,后面靠在吕天身上。
船随着风浪颠簸着,吕天两手把住曲丽丽的腰。她放心地张开着双臂。
吕天回头看看,四周没有任何人。他们两个人的身影完全掩没在黑暗中。他突然把曲丽丽的腰往上一提,又用力往前一掷,曲丽丽苗条的身躯便飞下了大海。她可能是发出了惊叫,但海浪撞击船壁的声音完全掩盖了她的声音。
吕天悄悄走回自己的房间,没有开灯,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37
数日后,英发听到一个消息,曲丽丽乘船旅行,但在海上失踪了。据说可能是晚上在甲板上看海景,船在风浪中颠簸,她失足滑落到海里。
英发心想,她八成是被吕天谋害了。吕天也不会放过他的,他还要追查他,直至要了他的性命。当然,自己也不会束手待毙,自己同他的明争暗斗还会继续下去。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到南山市刑警支队报案。
“我女儿曲丽丽去厦门旅游,却在客轮上失踪了。我觉得很奇怪,请公安部门调查。”
“你女儿是一个人去旅游么?”田春达问。
“她走前说是跟朋友一起去。可她失踪了,却没有朋友向她单位报告,也没有朋友向我们报告,这一点我也很奇怪。”
“她临行前没说跟什么朋友一起旅行么?”
“没有。”
“你熟悉你女儿的朋友么?”
“不熟悉。她在外边租房子住,我对她的交往情况不了解。”
“你女儿旅行前情绪如何?”
“挺好呀。她说这是第一次在海上乘船旅行,很兴奋呢。”
“你女儿有什么仇人或不对付的人么?”
“这我也不知道。”
“你女儿做什么工作?“
曲丽丽母亲迟疑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她在酒吧唱歌。”
曲丽丽母亲走后,刑警们开始议论。
郝东说:“一般来说,在船上失踪的原因有以下几种:一、因为事故,比如失足落海。二、自杀,也就是投海自尽。三、被害,可能被人推到海里。曲丽丽会是哪种呢?”
向海洋说:“是哪种这得经过调查才能下结论。”
孟晓春说:“不过是挺奇怪,曲丽丽和朋友去旅行,可她失踪了朋友却不报告,她这朋友八成有问题。”
“所以我们首先要调查这朋友是谁。”田春达接道。
第二天,刑警支队又接到一封打印的匿名举报信,信中主要写道:
曲丽丽不是失踪,是被兴发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吕天暗中杀害了。他们二人原来有男女关系,后来发生矛盾,吕天便以旅游为名,将曲丽丽骗到轮船上,借机下了毒手。请公安人员一定调查清楚,将吕天绳之以法,使曲丽丽冤魂得以安息。
田春达看了匿名信后,说:“看来曲丽丽的失踪确实有隐情呀,我们要全面展开调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