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反贪风云17、18、19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17
星期日吃完早饭,穆少春在郊外的別墅里散歩。他一边走一边环视着四周的风景。这所別墅是有三百多平方米的二层小楼。不但室内装修得很豪华,院落美化也很好。足球场大小的院落里,有游泳池,有花坛,有散歩的甬道。甬道两旁栽植着繁茂的果树。
这所別墅是一个叫齐盛的房地产老板送的。接受时穆少春想,我给你办过几次亊,理应接受报酬。你齐盛有多处豪宅、別墅,我是副省长,地位比你高,才干比你大,有一处別墅也不为过。于是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现在看着这豪华的別墅和庭院,穆少春心里却不自在。这是不是太招风了?以自己和妻子每月不到两万元的收入,怎么可能买得起这千万元以上的別墅?说別人送的?什么人能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你们之间有没有权钱交易的关系?何况党纪国法明文规定国家干部是不准受贿、收礼的。
树大招风呀,现在反腐之风又这样强烈。把这所別墅退还给齐盛吧,就说当初是借用他的。这亊马上就办,他要回屋打电话,手机放在別墅卧室的床头柜上了。走到別墅前,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李煜的诗句:"小楼昨夜又春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接着又冒出一句:"雕栏玉彻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他的心里如流云般漂过几丝惆怅......
回到別墅,穆少春看到儿子穆天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怎么过来了?"穆少春问儿子。"
"爸,我最近感觉形势有些不太妙,想找你老人家商量商量。"
穆少春沉默片刻,说:"你也感觉到形势不太妙了?"
穆天放点点头。他犹豫着又说:"爸,咱家不会出亊吧?"
穆少春沉着脸没有出声。
穆天放又道:"爸,你是咱们家的大树、大旗,你可不能倒。你一倒我和妈都得倒。"
穆少春叹口气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他看看这个唯一的儿子。他是叨着蜜罐长大的。从小过着高标准的生活。大学毕业后就开办公司,靠着自己的培植扶摇直上,成了大款。自己是知道他那个公司的底细的,根本不经查,一查就会漏洞百出。他沉着脸对儿子说:"现在我们都到了该收手的时候了。我准备把这所别墅退还回去。一些能退还的钱和物也要马上退还。"
穆天放睁大眼睛看着父亲:"爸,真的有这么严重?"
穆少春微微点头,"亡羊补牢,现在可能都有些晚了。可总比不补好。"
"爸,过去的风浪你老人家不都挺过来了么。"
"这次不一样,弄不好怕过不去。你也要赶快收手。把公司变卖了吧,然后到国外安个家。我和你妈要是能过关,以后也到你那去养老。"
穆天放阴着脸说:"爸,真的要这样?我那公司可是日进斗金呀!"
"你要赶快收手,晩了怕你连出国都出不去了。"
穆天放沉重地点点头:"好,我听爸的。"
18
8月25日傍晚,幸福小区8栋304单元发现一具女尸。死者名叫刘莉莉,是公司职员。她有三天没有上班,也没有打电话请假。公司派一位女职员徐亭亭到家中探望。
刘莉莉租的是一室一厅的房子,她一个人住。徐亭亭按响刘莉莉家门铃,但半晌也无人回应。她又隐约闻到从门缝里传岀一股臭味。她感到情况不妙,便找到公寓管理员,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
进屋一看,刘莉莉穿着内衣躺在床上,已经死了,尸体发出一股臭味。徐亭亭吓呆了,捂着嘴僵立在在床边。公寓管理员是中年男人,胆子毕竟大些,连忙拿出手机报了案。
南山巿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一组的刑警们迅速赶到现场。经仔细勘查,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的痕迹,也没有发现死者有被害的痕迹。
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兼重案一组组长田春达询问徐亭亭,她说刘莉莉三天前上班时好好的,有说有笑,还跟她说周末要与她一起逛街,买东西、吃饭。没有任何异常现象。她绝不会自杀的。
田春达命令把刘莉莉的尸体运回公安局做尸检,以查明死因。
法医仔细检查刘莉莉尸体,确认她死于8月22日晚11时左右 。法医还发现刘莉莉身上有个针眼,针眼四周有微量胰岛素残留。法医对田春达说:“低血糖的人如果注入较大量的胰岛素,会导致死亡。而胰岛素消散很快,不注意就可能发现不了。我是经历过相似案例,所以有了经验,才发现的。”
田春达说:"这么说刘莉莉是被人注射胰岛素害死的 。"
“是这样。”法医点点头。
田春达命令下属调查与刘莉莉有关联的人,排査嫌疑人。
19
很快,重案一组的刑警调查到刘莉莉是刘森林的情妇。
田春达帯领男警员郝东和女警员孟晓春对刘森林进行了讯问。
在刘森林宽大、讲究的办公室里,田春达看着穿着笔挺高档西装,很有大官派头的刘森林问:"刘厅长,你认识刘莉莉吧?"
刘森林迟疑了一下,回答:"算是认识吧。"
"你们的关系很密切吧?"田春达盯着刘森林又问。
"这个,不能说很密切,就是一般认识的关系。"
"可据我们所知,你们不是一般关系,是很密切的关系。"
"这个,是我个人的隐私,我不想多说了。"刘森林皱了皱眉头,有些气恼。
"刘莉莉死了,你知道么?"田春达盯着刘森林又问。
"死了?她是怎么死的?"刘森林露出惊讶的神色,眉毛立了起来。
田春达不露声色地说:"她是被人害死的。"
"被人害死的?!"刘森林显出更大的惊讶,眉毛立得更高了。
田春达微微点点头,又问:"你知道她最近有什么异常么?"
刘森林思索着说:"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
"你知道她有什么仇人么?"田春达继续问。
刘森林想了想摇摇头:"我不知道。"
“8月22日晚8点到12点这段时间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你们是要找不在现场证明么?"刘森林反问。
"我们是进行例行调查,请你配合。"田春达淡定地回答。
刘森林想了一会儿回答:"那天晚上我在家里。吃完晚饭后我和妻子看了新闻联播。8点左右我与穆副省长通了一个电话,汇报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大约谈了半个小时左右。9点左右,工信厅张厅长来到我家,我们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亊,一直谈到近11点。之后我洗漱了一下就睡觉了。"
田春达听后心想,如果刘森林说的话属实,那么他是没有做案时间的。
之后田春达又带着部下询问了建设厅厅长张劲风和副省长穆少春,他们都证实刘森林的话属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