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东方企业家81、82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81
陆平原没想到郑南峰放吃了下毒的馅饼,竟然度过了难关,并无大碍。他真是命大呀!
怎么办?为了达到目的,还得继续实施报复计划呀。
这一天,龙新亭对表弟说:“我发现陈云香喜欢吃人参软糖,经常在提包里放几块人参软糖,你可以在人参软糖里下毒呀。”说完龙新亭把一张糖纸递给弟弟,“就是这种人参软糖。”
陆平原拿着表哥给的糖纸,到商店买来了同样的人参软糖。又在软糖里注射了氰-化钾,这可是剧毒,吃了软糖就得毙命。
中午休息时间,陈云香和同事走出办公室,去吃午饭。陆平原乘机用万能-钥匙打开办公室的房门,戴上手套,找到陈云香的提包,然后用自己带去的三块人参软糖,换下包中的三块软糖。然后迅速离开。
傍晚,快下班了,这时办公室里只有陈云香和她的对面桌女职员余琴。陈云香从背包中掏出两块人参软糖,一块递给余琴,一块自己吃了。陈云香正有滋有味地嚼着软糖,余琴突然叫了声就身子一歪倒在地上。陈云香连忙走了过去问:“你怎么了?”可余琴已经口冒白沫不省人事。陈云香手哆嗦着拿起电话打了急救电话。
十几分钟后急救车赶到了。急救医生检查一下余琴说:“她这是中了剧毒,恐怕不好。”但急救人员还是七手八脚把余琴抬上车,拉回医院急救。可到了医院,余琴已经没救了。公司的人员只好报警。
接到报警后,警察署的警探立即来到医院。
医生说从余琴的胃液中检测出氰-化钾的成份,是剧毒,服下去很快就会死亡。医生又指了指在角落里哭泣的陈云香说:“据说死者在来医院前吃了她给的软糖。”
警探在医院的接待室里与陈云香进行了谈话。
“余琴是在公司办公室里吃了你给的软糖就出现了中毒症状么?”警探看着陈云香问。
“我经常吃人参软糖,有时也给对面桌的余琴吃。可一直没事呀。谁知今天下午给他吃了一颗,她,她就出事了!”陈云香说着又哭起来。
“你给她软糖时你也吃了么?”
“我也吃了,没事呀!”
“你的提包里还有这种软糖么?”
“有,还有十几块。”
“你把它交给我们,我们拿回去检测一下。”
陈云香把提包中的软糖拿出来交给警探。她说:“我与余琴是好朋友,虽然她是吃了我给的软糖出事的。可我是绝不会给她下毒的。如果我给她下了毒,也不会愚蠢到就有我们两人时给她吃有毒的软糖,这不一下就把我装进去了么?”
她说话的样子很是诚恳,锐利目光能穿透人心的警探感觉她说的是真话。
警探又说:“根据情况看很可能是有人想毒杀你,用有毒的人参软糖换下了你包中原有的软糖。这个人了解你有经常吃人参软糖的习惯,包里经常带着人参软糖。而且这个人与你有仇,能够接近你的提包。你想想,有这样一个人么?他是谁?”
其实陈云香已经想到下毒的人是龙新亭,或是他指使人干的。但她不能说,说了她和老公写匿名信讹诈龙新亭的阴谋就暴露了。她装作想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摇头说:“我想不出来,我没跟什么人有仇呀。”
警探感觉到了陈云香说这话时内心略有犹豫。他想,也许她知道些什么,但她不想说,或是不敢说。他对她说:“我们还会找你调查了解情况,近一段时间你不能离开本市。”
陈云香点点头:“我知道了。”
82
没想到陈云香吃了软糖没有死,而余琴成了她的替死鬼。陈云香真是命大呀,两次大劫大难都逃过去了。不过,我还得继续行动,拉弓就没有回头箭。龙新亭喝着龙井茶想。
龙新亭最近一直在阅读、研究各种谋杀案例。他想到了一个看到过的案例:《吉塔·克丽捷斯库谋杀案》。
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美丽的女演员吉塔·克丽捷斯库不幸死亡。根据解剖结果,警方断定为自杀。其父提出,女儿无理由自杀,必是他杀无疑。但由于拿不出证据,警方拒绝受理。没有线索说明有人具有杀害吉塔的动机。
然而其父仍不死心,他指控工厂技师利比由·契乌列为杀人凶手。据调查,利比由确有杀害吉塔的动机。吉塔五年以来一直是他的情妇,可是不久前与他断绝了关系。而且,她要近期内嫁给外交官霍特·库扎。因此利比由很可能出于妒忌而杀害吉塔。
但是,警方对利比由的行迹进行侦查,发现他于吉塔死亡一周前便已外出旅行,而吉塔死亡时他不在布加勒斯特。既然他分明不在现场,就不能将他逮捕。对他的住宅进行了搜查,结果一无所获。于是仍以自杀论定。可是有一名热心的警察听说利比由之弟亚历山大·契乌列是个医生,便前往拜访。他在他家发现了一支藏在书中间的注射器,便警觉起来,单刀直入地询问亚历山大为什么把注射器放在那里。亚历山大吓慌了,马上坦白说:“一个月前,哥哥借走了这支注射器。后来我知道哥哥为情妇吉塔·吉丽捷斯库之死受到嫌疑,很是担心,便上哥哥家里取回了注射器。”
警察立刻将那支注射器交送检验,但并未验出致吉塔于死地的氰-化物。可是利比由借用注射器确系事实,而时间又是在一个月前。于是,警方对被害者吉塔的住所作了更为细致的搜查,找到了一支牙膏管。他们从管子里挤出一点牙膏加以化验,发现牙膏里混有大量氰-化物。再挤出点化验,却是纯净的货色。这就说明,凶手利比由曾拧开牙膏管盖,将注射针插进管内,注入毒药,然后外出旅行,造成与罪案无涉的假像。而吉塔却在利比由外出后使用牙膏中毒死亡。
龙新亭反复推敲这个吉塔·克丽捷斯库谋杀案。觉得这个谋杀方法不错。他把这个方法告诉了表弟陆平原。
陆平原乘陈云香夫妇上班时,戴上手套用万能-钥匙打开了他们家的房门,然后穿上鞋套进入室内。他进入到卫生间,将放在洗漱架上的牙膏拿下来。从背包中取出装有氧化钾溶液的注射器,将针头扎入牙膏,注射进毒药。然后原样放回。又悄悄溜出房屋,把门锁好。
7月17日早晨,郑南峰夫妇起床后相继到卫生间里刷牙。又相继中毒倒在了地上死亡。
警探开始展开调查。但这时期龙新亭正好在外地出差,于是他被排除在嫌疑人之外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