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爱恨交织的日子48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48
米宁以有业务应酬为由,几乎天天晚上在外边泡,到了后半夜才回家,有时甚至夜不归宿。陆梦华知道他是有些业务应酬,但更多时候是在外边跟女人鬼混。但他对自己冷淡,厌烦,她劝说他的话他根本不听,她完全无奈。自己晚上经常一人在家,也是很孤单落寞。
这天晚上,陆梦华感到寂寞难耐,心灵空虚,便来到大街上闲逛。走过“红玫瑰舞厅”,她站住了脚。在高中时,她是学校舞蹈队的,舞跳得不错。可高中毕业后因为生活艰难,就很少跳舞了。跟米宁结婚初期,两人还一起跳了几次舞,可后来米宁认为她不干净、厌烦了她,两人也就没有再跳舞了。现在陆梦华走到这个舞厅,不知怎么的,有些脚痒,想跳舞,也想听音乐,还想感受一下舞厅那欢快的气氛,于是她走进“红玫瑰舞厅”。
坐在舞厅一角,陆梦华感觉到两个三十多岁样子很风流的男舞客盯上了她,他们一个穿着条纹T恤、米色西裤,另一个穿着花格短袖衬衫、蓝色牛仔裤。他们不时向陆梦华射来注视的目光,又小声嘀咕着。
陆梦华若无其事地坐着,翘起二郞腿,又拿出块口香糖慢慢嚼着。
花格衬衫向陆梦华走过来,向陆梦华一弯腰:“年轻女士,能请您跳舞吗?”
陆梦华看看他,淡淡地说:“可以。”
二人在舞厅里旋转着,花格衬衫笑着对陆梦华说:“女士舞跳得真好!”
陆梦华淡淡一笑,回道:“你跳得也不错。”确实,这小子舞跳得很好,是个舞场高手。
花格衬衫轻声问:“女士在哪里高就?”
陆梦华轻声回道:“我在服务行业工作。”
花格衬衫又问:“是在大宾馆工作?”
陆梦华微笑:“你很会猜呀。”
花格衬衫也笑着说:“你衣着这么华贵,神气也高贵,肯定不会在小饭店、小旅店工作。而且,你一定是宾馆的高层领导。我说得对吧?”
陆梦华笑笑,他说的话让她挺舒服。她点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花格衬衫笑说:“那我以后要住宿可以去麻烦你么?”
陆梦华回道:“我们欢迎四方的宾客呀,当然也包括你。”
花格衬衫又笑问:“那可以给点儿优惠么?”
“可以打个九折。”
花格衬衫微微躬身:“我先谢谢了。”
陆梦华点点头:“别客气。”
花格衬衫又说:“我在文艺部门工作,级别不高,是个处长。”
陆梦华轻声应了句:“噢。”
“我们处在社会上接触范围很广,女士要办什么事可以找我。”
陆梦华微微点头。
花格衬衫盯着陆梦华问:“女士身材、模样都是第一流的,如果我们拍电视剧缺演员的话,可否邀请您?”
“怕工作忙离不开。”陆梦华淡淡地说。
“这太可惜了。”花格衬衫露出遗憾的神情。
陆梦华看看花格衬衫问:“看来你跟电视台的人很熟?”
“工作常接触,都是搞文艺的嘛。”
“省电视台的郭台长出国回来没有?”
花格衬衫结巴起来:“这个……快了,嗯,快了。”
陆梦华又追问:“省广播电视厅的齐厅长出院后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花格衬衫又结巴:“这个……还好,还可以。”
“他上班了吗?”
“嗯……快了。女士看来对电视部门的人也很熟悉?”
陆梦华笑笑说:“广电厅经常在我们宾馆召开会议,我跟广电厅的领导和电视台的领导都很熟悉。”
花格衬衫一怔:“噢?是吗?”
陆梦华笑说:“你的手出汗了。”
花格衬衫红着脸说:“嗯,热,有些热。”
陆梦华又笑说:“你的脚步也乱了。”
花格衬衫脚步更乱了:“这个,热,热得我有些头晕。”
“那休息一下吧,避免你晕倒了。”
“好,好。”花格衬衫松开陆梦华的手,急急忙忙走出舞厅。陆梦华望着他的背影窃笑:哼,想让我入套?你小子还嫩点。王八蛋!
陆梦华坐到舞厅边上的一张桌子旁,要了杯果汁慢慢啜起来。本来想出来散散心,解解寂寞,没想到在舞厅里又遇到了个想钓鱼的骗子,真让人倒胃口!
这时一个英俊高大的青年走了过来,向她热情招呼:“梦华,你来这里了?”
陆梦华抬头一看,是彭伟男,她在大学进修酒店管理专业的同学。她在学校里对他印象很好,他学习不错,经常能辅导她。他也总是彬彬有礼,像个绅士。她对他笑说:“今天好巧呀,在这里碰到了你。”
“我的一个朋友是这里的管理人员,我路过这,顺便来看看他,可他家里有事,先走了。我也想走,没想到碰到了你。”彭伟男笑说。
“既然碰到了,就是有缘,你就坐坐,陪我聊聊。”陆梦华笑说。
“好吧。”彭伟男在桌旁坐下,也要了杯饮料。
彭伟男看着陆梦华笑说:“你怎么一个人来跳舞,你老公呢”
陆梦华说:“他晚上应酬多,我们难得一起出来。”
“噢。”彭伟男点点头。他又说:“不过,你一个人出来,有点儿孤单呀。”
陆梦华笑说:“这不碰到你了,就不孤单了。”
彭伟男笑说:“那我就陪你跳舞吧。”
“好呀。”陆梦华笑着站了起来。
陆梦华没想到彭伟男舞跳得非常好,步履轻盈,节奏清楚,动作准确,花样很多。她笑说:“伟男,你真是个舞场明星呀,跳得太好了。”
彭伟男也笑说:“你也跳得好呀,跟舞蹈演员差不多。我跟舞蹈演员也跳过,你跟她们一个水平。”
陆梦华咯咯笑着:“你可真能哄人,我这水平,哪能赶上舞蹈演员。”
“真跟舞蹈演员不相上下。我是个实在人,不会乱捧人。”
听了彭伟男的夸奖,陆梦华跳得更加来劲,裙底生风。她来劲,彭伟男就更来劲,两个人春风杨柳般旋转着、飘动着,跳了一曲又一曲……
两个人一直跳到舞厅关门,已经是半夜了。陆梦华余兴未尽地对彭伟男说:“今天跳得真痛快,你真是个好舞伴。以后我要经常邀你出来跳舞了。”
“好呀,我也正想说这话呢。跟你跳舞协调、舒服,你是个难得的好舞伴呀。”彭伟男笑答。
“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
“OK!”
两个人击掌相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