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书剑恩仇记186 患难解前怨 情动欲结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患难解前怨 情动欲结缘
也就在华五娘走近腾龙之际,肖凤已经觉察到了。她向铁小英猛刺一剑,铁小英赶紧往后一跳,肖凤趁机蹿起一丈多高,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跳到了华五娘的背后。
华五娘的剑还未到腾龙胸口,她的脖子已被肖凤猛地揪住了,一把锋利的剑架在华五娘颈上,只听肖凤轻轻喝了一声:“你动,就要你的命!”
这一声喊,把华五娘骇住了,她赶紧丢了佩剑,连声求饶:“姑娘饶我性命。”
场上的形势顿时大转,飞龙寨的喽啰见寨主已死,华五娘又被制服,一个个不敢动弹。
铁小英欲举剑,又怕伤了自己母亲,只是执着剑干着急。
这时,罗玉成、李小虎已走到腾龙面前,将他扶起,见他脉息渐微,就对肖凤说:“快,快让他们交出解药。”
肖凤把剑轻轻碰了一下华五娘的脖子,说:“你如想活命,快把解药交出来。如说一个不字,我就砍掉你半个脖子。”
华五娘听说要交出解药,就连连摇头,示意女儿铁小英不可拿出来。
肖凤见状,愤恨之极,用剑在华五娘脖子上稍稍用了一点力,顿时鲜血从颈部直冒出来。
铁小英见母亲这般模样,沉不住气,说:“姓肖的,解药可以给你,你必须先放了我母亲。不然,我此刻就毁了这解药。”
肖凤点点头,说:“好。”她怕对方反悔,就在华五娘身上点了几处大穴,先将她放了。
铁小英取出解药递与肖凤,肖凤看了一眼,逼华五娘先服下,见她吃了下去,安然无恙,这才让腾龙服用。
腾龙吃了解药,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连吐几口黑血,神智方才清醒。
铁小英对肖凤说:“你已救了腾龙,还不给我母亲解开穴道,我们也要走了。”
肖凤点点头,将华五娘解了穴道,华五娘这才由铁小英搀着出了大门。
罗玉成已经将镖银马车驾来,李小虎抱着昏沉的腾龙上了镖车,把他放着躺下。腾龙昏迷着睡去。
肖凤在宅内放了一把火,然后自己才跃上那匹红鬃宝马。罗玉成望着火光照天的飞龙寨贼巢,说:“可惜便宜了华五娘、铁小英这一对贼母女。”肖凤听了,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罗玉成见肖凤笑出声来,便问何故。肖凤答道:“华五娘作恶太多,故而我解穴时又点了她一个暗穴,她三日之内必吐血而亡。”
罗玉成听肖凤这么一说,点点头说道:“毒婆子华五娘早年就不安分,她害人太多,如今死于你手,也合其恶贯满盈。只是太便宜了铁小英,这个女子貌美心狠,又有心计,日后恐怕是条祸根。”
肖凤叹一口气,说:“论相貌武艺,这铁小英也算得上江湖上的女中豪杰。可惜她入污泥而染。我本想置她于死地,但我的师父曾嘱咐过我:与人交锋。万万不可伤姓铁的女子。师命难违,就让她去吧!”
几人边说边行,转眼已是黄昏时分。肖凤挑起帘布,见车内的腾龙睡得昏昏沉沉,再细看他的脸容,不由大惊失色,腾龙脸色成了猪肝色,罗玉成看了,便知腾龙体内之毒未曾去尽。几人赶紧在沿路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当晚,腾龙神智不清,罗玉成精通拳棒功夫,对治伤的窍门,自然是懂得的,他细察以后,说:“肖凤,腾大侠体内之毒,必须吸尽才好,不然性命危在旦夕。”
肖凤听了,忙问:“如何将毒吸去?”罗玉成说:“运气于腹,以嘴吸之。”肖凤听罢,也顾不得女儿家的害羞之态,捧起腾龙的脸庞,用丹田之功,将自己的嘴凑在腾龙的嘴上,用力猛吸,然后吐于盆内,果然是一滩污血。
罗玉成扶起腾龙,过了半晌,腾龙大叫一声:“痛死我也!”方才苏醒过来。
罗玉成见腾龙神智清楚,心中如去石块。他见腾龙想翻身爬起,赶紧止住,说:“贤弟,你还要好好养息。”
腾龙如梦初醒,他见自己睡在床上,眼前只有罗玉成、李小虎与肖凤三个人,不由惊问:“华五娘与铁虎何在?”罗玉成便把刚才那场恶战与肖凤飞刀解围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然后指指盆内的污血,说;“贤弟,你若无肖小姐相救,恐怕命已休矣!”
罗玉成这一说,肖凤顿时满脸绯红,她刚才为救腾龙,嘴对着嘴,也忘了害羞,而今被罗玉成提起,不由羞得转过了身子。
腾龙听罗玉成一说,挣扎着爬起来,向肖凤拜了两拜,慌得肖凤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罗玉成看了,哈哈大笑,说:“二位都不必客气,你们要拜就拜我罗玉成便了。”这句话说得腾龙、肖凤都惊诧起来。
罗玉成见两人愣在那里,笑笑说:“依在下看来,你们二位真是天生一对,地成一双。在下也是个解事的,就当个现成的月下佬,来,来,来,我等着你们的大礼呢!”
肖凤早盼着有这么一天,但此刻她的心事被一语道破,反而羞得无地自容,转身奔了出去,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腾龙对肖凤的感情十分复杂,既包含着一种救命之恩的感谢,又被她这位女侠正直的品格,高超的武艺所折服,如有她终身相伴,也称得上是不虚此生了。但他转而又想到两家的宿怨,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罗玉成当下命店小二开饭。席间,两人谈得十分投机。罗玉成趁机问道:“肖凤对贤弟一片真情,贤弟如不允这桩婚事,未免太挑剔了吧!”
腾龙说道:“肖凤的为人,武艺,相貌,都是天下第一流的。我腾龙还怕配不上呢!但这桩婚事,非我推却,只是父命难违。”说罢,便将自己家中与肖凤家中的宿怨讲了一遍。
罗玉成听完,却坦然一笑,说:“原来如此,这就是贤弟的不对了。想令尊大人与肖凤之父的比武,只是误伤了性命,再说当时,一个是绿林英雄,一个是官府总兵,各为其主,岂能不舍命相搏。光阴易逝,前代恩怨,大可付之东流,不必耿耿于怀,况且老太太也有结缘之意,你娶了肖凤,也就是遵了母命。”
腾龙听罗玉成分析得头头是道,倒也难以驳回,他踌躇片刻,方才说道:“容我再好好想想。”
腾龙虽无性命之忧,但身体十分虚弱。亏得肖凤悉心照料,为他调理饮食。腾龙推辞不得,不谢,又过意不去,谢,又说不出口。当他的目光落到肖凤脸上,看到她那对俏丽中蕴含情意的杏眼,脉脉地打量着自己时,腾龙不由心中怦怦乱跳,他暗暗自忖:莫非自己真的爱上了肖凤么?
转眼过了三天,腾龙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天晚上,他与罗玉成、李小虎商定明日即出发去东昌府。罗玉成、李小虎正为镖银误了日期而担心,于是欣然应允。
腾龙别了罗玉成,李小虎,回到自己房中,正在挑灯读书,忽听窗外有响声,腾龙是何等机灵之人,他知道窗外有人,就赶紧吹熄了灯,提了一口剑,正欲推门出去,只听见背后有人小声叫他:“慢着,窗下有刺客!”
埋伏在腾龙窗下的黑影是谁呢?是铁小英。铁小英如何会来的呢?
作家的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