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书剑恩仇记187 抓住仇人明真相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抓住仇人明真相 得到情人心欢畅
原来铁小英伴着母亲华五娘走了一程,正巧遇见华风带了一些家丁赶来助战,于是他们聚在一起大骂腾龙与肖凤。
当晚,华五娘感觉身子不适;到了翌晨,就爬不起来,到了第三日,华五娘接连频频咯血,她自知被肖凤点了暗穴,便挣扎着爬起来,对女儿铁小英说:“为娘死期已近,今日有几句话不得不说了。”
铁小英跪在华五娘面前,哭得像个泪人儿,她知母亲被肖凤所害,父亲铁虎也死于其手,就咬牙切齿说:“母亲,我一定要将肖凤千刀万剐,以报深仇大恨。”
华五娘自知性命危在旦夕,她就从袋中取出一枚弹子,递与铁英英说:“此弹为娘苦练数年之久,其毒无比,入血即可索人之命。今日为娘交给你,你务必持此弹为娘报仇。”
华五娘见女儿含泪允应了,又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便气绝身亡。
铁小英见娘已死,含泪葬了她。就与华风带了几个人,追赶罗玉成的镖车,一直追到这里。她要除掉腾龙和肖凤这两个大仇人。想不到她刚摸到腾龙窗下,就被人发现了。
腾龙回头看去,正是肖凤。只见肖凤对他摇摇手,示意他不要声张。再说窗外的铁小英听屋里有声音,便将华五娘给她的毒弹拿到手里,她借着月光朝室内看去,只见有两个人影晃动。铁小英突然在屋外喊了一声:“腾大侠,姑娘在外等候你多时了,你敢不敢出来,与我拼杀一场。”
腾龙听出屋外是铁小英的声音,就想冲出去,却被肖凤一把拦住了。肖凤心中明白:华五娘必定已经丧命,故而铁小英追来报仇。她心中思忖:腾龙体内之毒虽已解去,但已大伤元气,内功殆尽,如与铁小英对阵,未必是她的对手,再说铁小英也擅长暗器伤人。
肖凤想到这里,她突然抢过腾龙头上的英雄巾,大踏步跨出房去。
铁小英早已等候在室外,她见门帘打起,闪出一人,那头上的英雄巾正是腾龙的,铁英英咬咬牙,跺跺脚,猛地扬手一弹,这毒弹不偏不倚正中肖凤面门。肖凤虽然眼观四路,但离铁英太近,竟未能躲去,被毒弹击中左颊,顷刻污血满面,肖凤惨叫一声,倒于地上。
这一声喊,使屋里屋外的人都大吃一惊。腾龙跳出屋子,见肖凤已倒在血泊之中,毒性发作,脸色由青发紫,痛得肖凤额头渗出冷汗。
铁小英拔剑对着腾龙骂道:“腾龙,吃我一剑!”
腾龙举剑回击,但他体力末完全恢复,不过几个回合,铁小英已占了上风。眼看腾龙就要无力招架了,倒在地上的肖凤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把飞刀,扬手飞去,正中铁小英后心,顿时,铁小英也倒在血泊之中……
就在这时,罗玉成已提了华风的首级走了进来,他目睹眼前一幕,不胜惊诧。
腾龙扑过去,扶起肖凤。肖凤见铁小英已死,这才松口气。她很平静地躺在腾龙怀中,用颤抖的手从怀中取出两样东西交给腾龙,喃喃说道:“这龙凤之缘,今日已尽。腾大哥,小妹将保你日后平安…”
说罢,她杏眼紧闭,头一侧,与世永诀。
腾龙看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难过、痛苦、悲伤、愤恨与自愧,这种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终于使这个“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铮铮汉子,抱起肖凤,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腾龙边哭边想:肖凤多少年来对自己一片真情,她为了保护这次镖车东行,几次从虎口中救了自己,又为救自己性命,用嘴吸毒……而自己,一直对她不理不睬,在她临死之前,也未能与她一吐衷肠,实在有愧啊有愧!腾龙想到这里,猛地拔出剑来……
幸亏被罗玉成看到,赶紧夺过剑说:“腾大侠万万不可轻生!”
腾龙被罗玉成夺去了宝剑,才发现自己手中还有肖凤给他留下的两件赠物,一件是一只翡翠绿的玉镯,另一件是一块香罗帕。腾龙看到玉镯,不由去看肖凤的手上,果然也有一只,腾龙含着眼泪把玉镯放进自己的怀中,再去看那香罗帕,只见上面写着七个字:
有情未必成眷属。
腾龙看罢,心如刀割。他情不自禁扑在肖凤身上放声痛哭……
一旁的罗玉成、李小虎也十分难过,他们赶紧把哭晕过去的腾龙抬进内房。然后出来安排后事,将肖凤与铁小英分别安葬了。
由于腾龙悲伤过度,病倒在床。罗玉成、李小虎见押送的十五万镖银尚未进到东昌府,心中颇感不安。但把腾龙留在店中,又放心不下。
光阴恍惚,一晃三天过去了。这天午后,罗玉成正在蹙眉叹气,忽见外面,来了一辆车子,车上走下一男一女,男的中年,身材矮小。女的二十未到,却是月貌花容。
罗玉成凝神看去,不由吃了一惊,这个男的,正是当初送唐英小姐到万松班,请求护送的豪门管家丁木。而那个女的,虽然一身官府小姐的打扮,却泪痕满面,她又是谁呢?
那丁木正在对店主大耍威风,他忽见罗玉成出来,顿肘惊得大叫:“有鬼!有鬼!”
罗玉成见他神色有异,心中明白,这个丁木必定有鬼,肯定也是飞龙寨一伙的人。罗玉成抢上一步,将丁木一把扯住,说:“你是飞龙寨一伙的人吧?”
丁木被罗玉成拉到内房,见了李小虎,更是惊慌失措,连喊饶命。
罗玉成蹙眉问道:“你送唐英小姐让我们护送,到底是何人指使?还不与我从实招来!”
丁木起初要抵赖,但被罗玉成轻轻击了一掌,痛得他像杀猪一般叫喊起来:“罗大侠饶了小的,我全招了。”
原来,丁木是唐英的表舅,他年轻时就好逸恶劳,为非作歹,是个有名的泼皮。唐英父母亡后,丁木见唐英小姐姿色出众,就出了个坏主意,想把外甥女卖掉,骗一大笔钱。丁木把唐英骗出太原,暗中卖给了沈贵。之后丁木又被飞龙寨的人打劫。他为活命,就对寨主铁虎说要把外甥女唐英献给寨主,又说出他知道有商人要请万松班护送十五万镖银,可以下手夺取。铁虎就授意丁木扮作豪门管家。然后让铁小英兄妹假扮成唐英主仆,伺机把镖银打劫到飞龙寨。丁木把假扮的唐英主仆送到万松班后。飞龙寨主铁虎又让丁木去沈贵处拉回真唐英,奉送给他。于是丁木再次到了沈贵的饭店,不仅不还五百两银子,还把唐英拉走要献给飞龙寨寨主,不料走岔了道,在此与罗玉成等人巧遇。丁木原以为罗玉成、李小虎等早已成了刀下之鬼,故而见了他们,大惊失色。
罗玉成听丁木招供完毕,怒火燃胸,心中自忖;这个无赖小人,竟然做了这么多不仁不义,伤天害理之事,这世间岂能容他!罗玉成想到这里,扬掌朝他胸口劈去。罗玉成的神掌,掌到石碎,丁木的胸口怎经得这一击,顿时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一旁的李小虎走过来,踢了一脚丁木的尸体,愤愤说道:“一掌结果了这狗奴才,未免太便宜他了!”
罗玉成吐出一口粗气,转过身子,对倚在门首的唐英小姐问道:“唐小姐,如今你要去哪里?我们派人护送你。”
唐英小姐说:“奴已与沈贵老爹恩结父女。我想去侍候他老人家的晚年。”
罗玉成点头赞成,于是他对腾龙说:“镖银我和小虎很快就会送到。就烦请你雇辆车送唐小姐去沈贵的饭店吧。”
腾龙知道自己现在因受中毒受伤,已难以护送镖银,于是就答应了罗玉成的嘱托。
不多几日,腾龙已护送唐英到沈贵的“万花-楼”饭店。
再说沈贵得腾龙相助,于华风手中夺回了酒店,想招肖凤为婿,哪知这个武艺出众的俊俏后生竟然是女扮男装。肖凤走后,唐英的表舅丁木就带人来抢走唐英,又将沈贵一阵痛打。沈贵今日刚能起身下床,忽见店小二喜滋滋奔进来说:“小姐与腾英雄一起来了。”
沈贵闻言,又惊又喜,正待迎出去,唐英已进了内房,父女相见,抱头痛哭。
腾龙进来与沈贵见礼。沈贵见了腾龙,大吃一惊,这铮铮汉子竟然气色很差,两眼失神。腾龙便将沿途的恶战说了一遍,说到肖凤惨死身亡,沈贵老泪横流,唐英暗暗抽泣,店小二咬牙切齿。
沈贵见腾龙面色惨白,赶紧让店小二扶他去内房休息。腾龙心中明白,自己被蚀骨消功药消去了内功,又因肖凤的死,精神上受了极大的刺激。
沈贵见腾龙一日比一日消瘦,怕他不测,就赶紧派人将他母亲接到自己店中。
腾母双眼已瞎,虽看不到儿子病态,但心中明白。她对沈贵说道:“腾龙的父亲临终之时,留下一包伤药,说是可解毒去邪。”沈贵赶紧接过伤药,让腾龙饮服。
说也奇怪,这伤药服下以后,腾龙神气日渐好转,虽体力仍不太好,但神智清楚多了。再加上唐英在旁朝夕服侍,悉心照料,腾龙的身体渐渐地复原起来。
沈贵见唐英对腾龙一片真情,心中暗暗高兴,便与腾母商议,不如让两人结成姻缘,腾母自然一口应允。
沈贵征求义女的意思,唐英听了,粉脸绯红,低着头说道:“女儿终身大事,全凭爹爹作主。”沈贵知她早已有意,便哈哈大笑。
可却一时说不服腾龙,他长叹一声说:“我功力已竭,已成废人,岂可害唐英小姐,再说我的魂魄早随肖凤去了。”
沈贵和腾母再三劝说,腾龙这才允了。
在唐英的悉心照顾下,腾龙的体力和功力日渐恢复,又是一条动作敏捷、武艺高超的好汉了。
罗玉成、李小虎胜利完成了护送镖银任务。踏上归途。
作家的话得到情人心欢畅
原来铁小英伴着母亲华五娘走了一程,正巧遇见华风带了一些家丁赶来助战,于是他们聚在一起大骂腾龙与肖凤。
当晚,华五娘感觉身子不适;到了翌晨,就爬不起来,到了第三日,华五娘接连频频咯血,她自知被肖凤点了暗穴,便挣扎着爬起来,对女儿铁小英说:“为娘死期已近,今日有几句话不得不说了。”
铁小英跪在华五娘面前,哭得像个泪人儿,她知母亲被肖凤所害,父亲铁虎也死于其手,就咬牙切齿说:“母亲,我一定要将肖凤千刀万剐,以报深仇大恨。”
华五娘自知性命危在旦夕,她就从袋中取出一枚弹子,递与铁英英说:“此弹为娘苦练数年之久,其毒无比,入血即可索人之命。今日为娘交给你,你务必持此弹为娘报仇。”
华五娘见女儿含泪允应了,又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便气绝身亡。
铁小英见娘已死,含泪葬了她。就与华风带了几个人,追赶罗玉成的镖车,一直追到这里。她要除掉腾龙和肖凤这两个大仇人。想不到她刚摸到腾龙窗下,就被人发现了。
腾龙回头看去,正是肖凤。只见肖凤对他摇摇手,示意他不要声张。再说窗外的铁小英听屋里有声音,便将华五娘给她的毒弹拿到手里,她借着月光朝室内看去,只见有两个人影晃动。铁小英突然在屋外喊了一声:“腾大侠,姑娘在外等候你多时了,你敢不敢出来,与我拼杀一场。”
腾龙听出屋外是铁小英的声音,就想冲出去,却被肖凤一把拦住了。肖凤心中明白:华五娘必定已经丧命,故而铁小英追来报仇。她心中思忖:腾龙体内之毒虽已解去,但已大伤元气,内功殆尽,如与铁小英对阵,未必是她的对手,再说铁小英也擅长暗器伤人。
肖凤想到这里,她突然抢过腾龙头上的英雄巾,大踏步跨出房去。
铁小英早已等候在室外,她见门帘打起,闪出一人,那头上的英雄巾正是腾龙的,铁英英咬咬牙,跺跺脚,猛地扬手一弹,这毒弹不偏不倚正中肖凤面门。肖凤虽然眼观四路,但离铁英太近,竟未能躲去,被毒弹击中左颊,顷刻污血满面,肖凤惨叫一声,倒于地上。
这一声喊,使屋里屋外的人都大吃一惊。腾龙跳出屋子,见肖凤已倒在血泊之中,毒性发作,脸色由青发紫,痛得肖凤额头渗出冷汗。
铁小英拔剑对着腾龙骂道:“腾龙,吃我一剑!”
腾龙举剑回击,但他体力末完全恢复,不过几个回合,铁小英已占了上风。眼看腾龙就要无力招架了,倒在地上的肖凤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把飞刀,扬手飞去,正中铁小英后心,顿时,铁小英也倒在血泊之中……
就在这时,罗玉成已提了华风的首级走了进来,他目睹眼前一幕,不胜惊诧。
腾龙扑过去,扶起肖凤。肖凤见铁小英已死,这才松口气。她很平静地躺在腾龙怀中,用颤抖的手从怀中取出两样东西交给腾龙,喃喃说道:“这龙凤之缘,今日已尽。腾大哥,小妹将保你日后平安…”
说罢,她杏眼紧闭,头一侧,与世永诀。
腾龙看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难过、痛苦、悲伤、愤恨与自愧,这种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终于使这个“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铮铮汉子,抱起肖凤,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腾龙边哭边想:肖凤多少年来对自己一片真情,她为了保护这次镖车东行,几次从虎口中救了自己,又为救自己性命,用嘴吸毒……而自己,一直对她不理不睬,在她临死之前,也未能与她一吐衷肠,实在有愧啊有愧!腾龙想到这里,猛地拔出剑来……
幸亏被罗玉成看到,赶紧夺过剑说:“腾大侠万万不可轻生!”
腾龙被罗玉成夺去了宝剑,才发现自己手中还有肖凤给他留下的两件赠物,一件是一只翡翠绿的玉镯,另一件是一块香罗帕。腾龙看到玉镯,不由去看肖凤的手上,果然也有一只,腾龙含着眼泪把玉镯放进自己的怀中,再去看那香罗帕,只见上面写着七个字:
有情未必成眷属。
腾龙看罢,心如刀割。他情不自禁扑在肖凤身上放声痛哭……
一旁的罗玉成、李小虎也十分难过,他们赶紧把哭晕过去的腾龙抬进内房。然后出来安排后事,将肖凤与铁小英分别安葬了。
由于腾龙悲伤过度,病倒在床。罗玉成、李小虎见押送的十五万镖银尚未进到东昌府,心中颇感不安。但把腾龙留在店中,又放心不下。
光阴恍惚,一晃三天过去了。这天午后,罗玉成正在蹙眉叹气,忽见外面,来了一辆车子,车上走下一男一女,男的中年,身材矮小。女的二十未到,却是月貌花容。
罗玉成凝神看去,不由吃了一惊,这个男的,正是当初送唐英小姐到万松班,请求护送的豪门管家丁木。而那个女的,虽然一身官府小姐的打扮,却泪痕满面,她又是谁呢?
那丁木正在对店主大耍威风,他忽见罗玉成出来,顿肘惊得大叫:“有鬼!有鬼!”
罗玉成见他神色有异,心中明白,这个丁木必定有鬼,肯定也是飞龙寨一伙的人。罗玉成抢上一步,将丁木一把扯住,说:“你是飞龙寨一伙的人吧?”
丁木被罗玉成拉到内房,见了李小虎,更是惊慌失措,连喊饶命。
罗玉成蹙眉问道:“你送唐英小姐让我们护送,到底是何人指使?还不与我从实招来!”
丁木起初要抵赖,但被罗玉成轻轻击了一掌,痛得他像杀猪一般叫喊起来:“罗大侠饶了小的,我全招了。”
原来,丁木是唐英的表舅,他年轻时就好逸恶劳,为非作歹,是个有名的泼皮。唐英父母亡后,丁木见唐英小姐姿色出众,就出了个坏主意,想把外甥女卖掉,骗一大笔钱。丁木把唐英骗出太原,暗中卖给了沈贵。之后丁木又被飞龙寨的人打劫。他为活命,就对寨主铁虎说要把外甥女唐英献给寨主,又说出他知道有商人要请万松班护送十五万镖银,可以下手夺取。铁虎就授意丁木扮作豪门管家。然后让铁小英兄妹假扮成唐英主仆,伺机把镖银打劫到飞龙寨。丁木把假扮的唐英主仆送到万松班后。飞龙寨主铁虎又让丁木去沈贵处拉回真唐英,奉送给他。于是丁木再次到了沈贵的饭店,不仅不还五百两银子,还把唐英拉走要献给飞龙寨寨主,不料走岔了道,在此与罗玉成等人巧遇。丁木原以为罗玉成、李小虎等早已成了刀下之鬼,故而见了他们,大惊失色。
罗玉成听丁木招供完毕,怒火燃胸,心中自忖;这个无赖小人,竟然做了这么多不仁不义,伤天害理之事,这世间岂能容他!罗玉成想到这里,扬掌朝他胸口劈去。罗玉成的神掌,掌到石碎,丁木的胸口怎经得这一击,顿时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一旁的李小虎走过来,踢了一脚丁木的尸体,愤愤说道:“一掌结果了这狗奴才,未免太便宜他了!”
罗玉成吐出一口粗气,转过身子,对倚在门首的唐英小姐问道:“唐小姐,如今你要去哪里?我们派人护送你。”
唐英小姐说:“奴已与沈贵老爹恩结父女。我想去侍候他老人家的晚年。”
罗玉成点头赞成,于是他对腾龙说:“镖银我和小虎很快就会送到。就烦请你雇辆车送唐小姐去沈贵的饭店吧。”
腾龙知道自己现在因受中毒受伤,已难以护送镖银,于是就答应了罗玉成的嘱托。
不多几日,腾龙已护送唐英到沈贵的“万花-楼”饭店。
再说沈贵得腾龙相助,于华风手中夺回了酒店,想招肖凤为婿,哪知这个武艺出众的俊俏后生竟然是女扮男装。肖凤走后,唐英的表舅丁木就带人来抢走唐英,又将沈贵一阵痛打。沈贵今日刚能起身下床,忽见店小二喜滋滋奔进来说:“小姐与腾英雄一起来了。”
沈贵闻言,又惊又喜,正待迎出去,唐英已进了内房,父女相见,抱头痛哭。
腾龙进来与沈贵见礼。沈贵见了腾龙,大吃一惊,这铮铮汉子竟然气色很差,两眼失神。腾龙便将沿途的恶战说了一遍,说到肖凤惨死身亡,沈贵老泪横流,唐英暗暗抽泣,店小二咬牙切齿。
沈贵见腾龙面色惨白,赶紧让店小二扶他去内房休息。腾龙心中明白,自己被蚀骨消功药消去了内功,又因肖凤的死,精神上受了极大的刺激。
沈贵见腾龙一日比一日消瘦,怕他不测,就赶紧派人将他母亲接到自己店中。
腾母双眼已瞎,虽看不到儿子病态,但心中明白。她对沈贵说道:“腾龙的父亲临终之时,留下一包伤药,说是可解毒去邪。”沈贵赶紧接过伤药,让腾龙饮服。
说也奇怪,这伤药服下以后,腾龙神气日渐好转,虽体力仍不太好,但神智清楚多了。再加上唐英在旁朝夕服侍,悉心照料,腾龙的身体渐渐地复原起来。
沈贵见唐英对腾龙一片真情,心中暗暗高兴,便与腾母商议,不如让两人结成姻缘,腾母自然一口应允。
沈贵征求义女的意思,唐英听了,粉脸绯红,低着头说道:“女儿终身大事,全凭爹爹作主。”沈贵知她早已有意,便哈哈大笑。
可却一时说不服腾龙,他长叹一声说:“我功力已竭,已成废人,岂可害唐英小姐,再说我的魂魄早随肖凤去了。”
沈贵和腾母再三劝说,腾龙这才允了。
在唐英的悉心照顾下,腾龙的体力和功力日渐恢复,又是一条动作敏捷、武艺高超的好汉了。
罗玉成、李小虎胜利完成了护送镖银任务。踏上归途。
作家的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