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比基尼杀手1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前不久,兴达贸易公司的女职员尤美云休了十天年假,独自一人到海南岛去旅游。
强烈的阳光把尤美云的皮肤晒成了深褐色,她回到南山市已是8月底了。她年轻,个子高大,身材苗条,与深褐色的皮肤很协调。
一条金项链在褐色胸前闪闪发光,更使尤美云显得姣美妩媚。
尤美云的父母,尤其母亲希望她早日结婚。可她还想再享受两三年这样的独身生活。
9月5日下班后,她和三个大学时代的朋友去饭店小聚,喝酒聊天。三个人中的一位即将结婚,这次聚会也是为她祝贺。聚会结束时已过了10时。尤美云的家距郊区公园车站步行十二三分钟。在和朋友分手后,尤美云乘车到达郊区公园时已过11时了。
最近,这一带猛增了许多建筑,但时至深夜,站前商店大都关门熄灯了。父亲曾叮嘱过她:
“要是夜间回家一定打来电话,我去车站接你。”
但24岁的尤美云总觉得不好意思打扰父亲。今天她也没打电话,大着胆子往家走。
尤美云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自家灯火,心里踏实了许多。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突然从暗巷里跃出。“啊!”尤美云惊吓得喊了一声。与此同时,她的脖子已被人从背后紧紧地勒住了。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强力拖到了阴暗漆黑的角落里。
尤美云拼命地挣扎,但已无济于事。
2
6日早晨6时7分,南山市刑侦支队的刑警接到了凶杀案的报警:在郊区公园附近的杂木林中发现一个年轻女人的尸体。刑侦支队支队长田春达立即带领部下赶赴现场。
现场附近因建筑工程的拓展,原有的绿树逐渐减少。陈尸的杂木林枫叶尚未红,那尸体躺在微微泛黄的树叶下,全身赤裸。田春达以为她身着比基尼泳装,因为这名年轻姑娘晒得格外褐黑,致使泳装的痕迹特别鲜明,看来如同穿了一件白色的比基尼。
田春达蹲下,将尸体翻仰。这具女尸很性感,修长的大腿,苗条的身材,俏丽的脸朝上,浑身粘满了泥土。
田春达看着女尸,嘴里咕嘟了一句:
“有二十四五岁吧?”他不无惋惜地说道:“太可惜了,竟杀了这样年轻的姑娘。”
发现这具女尸的是位古稀老人。他喜欢早晨跑步,今晨他5时30分开始出门,因有尿意走到杂木林解手时发现这具尸体。
老人叙述了简单的经过后,抽下挂在腰间的毛巾一边擦汗一边说道:
“这么年轻,怪可怜的。”
“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但好像在哪里见过,可能在车上遇见她二三次吧……”
“是这一带的人?”
老人沉思一下答道:
“我想大概是这一带的人。”
刑警进行了现场拍照,法医也验尸完毕。田春达向验完尸的张法医问道:
“怎么样?”
张法医用手扶了扶近视镜说道:“显然是勒死的,淤血痕迹十分明显,大概是昨天深夜被杀。还有……她被强奸了。”
郝东召唤田春达:“田队长,来这里看看。”
田春达踩着落叶走去,脚下发出“沙沙”的声响。
距尸体十二三米处,有一个浅坑,坑里放着被害人的衣物、鞋子和手提包。郝东戴着手套,正翻弄着手提包里装的东西,见田春达来到身边说道:
“这里有身份证,她叫尤美云,年龄24岁,在兴达贸易公司会计科工作,家住田谷街二巷,离这儿不远。”
“这么说来,她是下班回家途中遭到歹徒杀害的。”
“也许。这里是新兴小区,有空地和杂木林。”
“喂,你过来!”田春达招呼附近一名警察,把死者身份证递给他:“你到这个地方去。如有家人在,请他们到现场来一下。”
田春达看着死者的衣物问郝东:“钱包呢?”
郝东把手提包又检查一遍说道:
“没有发现钱包,可能被凶手强奸后,顺手拿去了吧!”
“是因为抢钱才导致强奸杀人吧?”
“不管哪一种,结果都一样。”
“不,绝不一样。”田春达说道:“歹徒最初的目的是强奸还是抢劫,结果虽然一样,但凶手的类型是根本不同的。”
3
被害者的亲人闻讯赶来了。
被害人的父亲确认了自己的女儿后向警方说道,昨晚女儿没有回家,所以他今天没去上班,正在到处寻找女儿的下落。被害人的母亲一看到尸体就“哇”地一声抱住尸体,放声痛哭。
田春达默默地望着被害人的母亲,听了他们的哭诉后心里十分同情。开始询问他们情况,
死者的父亲说道,昨晚7时的时候,尤美云曾打电话回家,说要到饭店见一下大学时代的朋友。晚上10时又从饭店打电话回来说马上就回家。我说了要去接她,她说不用麻烦我了……”
父亲懊恼地说道。
母亲哭泣着,艰难地从尸体边站了起来。
尸体被抬走了,送去司法解剖。
“受害的尤美云晒得好黑,是到什么地方度假去了么?”田春达问
“她请了年假,到海南岛去玩了。”父亲回答道。
田春达又想:凶手为什么要扒光她的衣服呢?这里面究竟会不会有什么目的?
在查清死者所带物品时,发现被窃的只是有钱包,刚买的手表及衣服、手提包,还有一条18K的金项链全没有丢失。
田春达说:“凶手是强奸被害人才把她剥得精光。如果他的目的只是抢劫完全可以不扒衣服嘛!他的目的是强奸,而且把手表、项链都取下来,要让她身上没有任何东西。你想想,这里是杂木林,周围有人家,凶手理应尽快强奸完毕,可他竟连尤美云的乳罩也扒下来了,这难道不说明问题吗?”
郝东说:“照你这么说,凶手可能要欣赏年轻姑娘的裸体。因为昨天的月夜很明亮,尤美云的身体富于曲线美,凶手才把她衣服扒光的?可是,为什么连手表、项链都摘掉了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