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真假接班人19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们慌忙去追赶,但柴义郎的身影已消失在黑暗 中。他虽身负致命重伤,但在想得救的本能驱使下,竭尽全力逃跑了。当然,他不可能跑得很远,我们拼命地寻找,但黑夜中一直没找到。我们不能长时间在那儿停留,因为一旦刘津津发现柴义郎长时间不归而报案,那是非常危险的。
毫无疑问,柴义郎已处于意识不清的状态。我们乐观地认为,他即便被人发现,也不能说出是谁袭击了他。尽管如此,我们从现场逃跑出来以后,直至确认柴义郎已经死亡以前,由于得不到他的确切消息,焦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但是,你们不是已经这样确认了吗?”田春达终于插了一句嘴。
“柴义郎即便没有死,因为负了那么重的伤,刘津津肯定会来对我们说的。我们心情紧张地等待着,但她始终没有任何联系。我们也婉转地问过柴川,他说柴义郎他们二人在红叶谷的芙蓉宾馆住了一夜后,改变了预定计划,到别处旅行去了,也和家里断了联系。
“钱美枝和我大吃一惊。柴义郎肯定不能从芙蓉宾馆出发了,一定是刘津津隐瞒了实情,另有所图。可是, 由于他们离开芙蓉宾馆后的踪迹无从寻觅,我们无法去侦察他们的动静。后来,新婚旅行的预定日期已过,柴义郎夫妇平安回来了。请想象一下,当时我们是多么吃惊吧! 柴义郎精神焕发,毫无负过伤的样子。 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呀!我清楚地记得,我手拿扳子打碎了他的头盖骨。
不久以前负了那样的致命伤,即使幸免一死, 也需长时间卧床接受治疗。可是,柴义郎不仅身体健康,返回南山市后,还带着刘津津问候亲戚们,并到公司上班。
“我仿佛做了一场噩梦。然而,这不是梦,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因此,答案只有一个,即:现在的这个柴义郎是冒充的,作为柴义郎之妻的刘津津理应知道全部秘密。
我为了确认,曾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他的反应也确实像个冒牌货。显然,在真柴义郎遭到我袭击之后,刘津津为了保住自己的财产继承权,与碰巧遇到的、住在附近的隋然相勾结,让后者做了她丈夫的替身。真柴义郎恐怕已经死了,现在这个健康、神气十足的替身,就是最确实的证据。好了,警官先生,您现在可以相信我的话了吧?”
“假设柴义郎已经死了,那么,他的尸体呢?”
“当然是被他的替身和刘津津隐藏在哪儿了。”
“那么,你知道在哪儿吗?”
“我如果知道,早就揭穿他们了。因为这是能够证实他是冒牌货的决定证据。”
对于谷敏胜意外的自供,究竟可以相信到什么程度,田春达难以判断。他又审问了同案犯钱美枝, 得到了大致相同的供述。看来,他们的供词具有一定程度的可信性。
田春达思索后命令部下,尽快寻找到柴义郎,也就是谷敏胜所说的隋然的可做DNA鉴定的物体。
很快,刑警搞到了柴义郎(隋然)抽过的烟头。并从烟头的唾液中检测出DNA并行了比对鉴定。证明这个柴义郎确实是假货,他是隋然冒充的。于是以诈骗犯的名义逮捕了隋然和刘津津。
在搜查刘津津和隋然的住宅时,刑警发现了血迹遗留痕迹,经DNA鉴定是蔡棋的。证明蔡棋是刘津津和隋然杀害的。于是他们又被加上了杀人犯的罪名。他们的发大财的黄粱美梦化为泡影,遭受极刑的命运在等着他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