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云雾山庄凶案5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白贺秀先生的房间也在三楼吗?还是一楼?”
“三楼。”
“他也很早就睡了吗?”
“旅馆主人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如果跟平常一样的话,应该也是很早就休息了吧。”
“哦,那么其他人呢?”田春达像连珠炮般提出了一长串的问题。
可以看出女医生白皙的脸颊微微颤抖着,眼镜后的眼睛,也霎时浮现出防备的神色。
“这个旅馆没有其他工作人员了吗?”田春达又问了一句。
“没有。”她冷冷地回答。
“是吗?好,我知道了,谢谢你。”田春达一定是怕再逼问下去,她不但不会回答,恐怕连合作的态度都会改变,所以很干脆地停止了询问。“对了,还有,”田春达把视线拉回到大家身上,“昨天那个问题时间段内,或之前之后,有没有人听到可疑的声响?或是注意到任何事?”
没有人回答,大家都垂着眼睑,避开彼此的视线。这期间,刘藤一直看着坐在对面的沈月。她的脸色跟曲兰一样不是很好。发生了杀人这种天大的事,当然会这样,可是,一点都无损于她的美。
“如果不方便在大家面前说的话,等一下可以直接来告诉我。不管是多小的事都行。”稍过片刻后田春达说,“对了,杨迪医生,在现场的那双木屐……”说到这里,走廊的门被打开来,打断了田春达的话。
“杨迪医生,”管家走进来,用嘶哑的声音说,“对不起,可以来一下吗?”
“现在,我们针对动机来讨论吧。”杨迪被赖鸣叫离坐位后,田春达转向大家说,“不管凶手是谁,一定会有杀死申高的理由。虽然现在常有所谓‘无动机’的疯狂杀人,可是,依我看,这里并没有那种精神异常者。”
“我们之中有理由杀死申高的人,首先是安志,其次是曲兰、齐斐。”
“仲强,怎么连你都这么说呢,你认为我恨申高吗?”安志不服地撅起嘴巴。
“起码在旁人眼里,你不是很喜欢他。”
“那不只是对申高吧,我没有喜欢男人的癖好。”
“还有,从你今天早上所说的话可以听出来,你认为昨天我们会迷路,都该怪一直走在前头的申高。因为他的关系,我们被困在这里,破坏了你挽回婚姻的计划,所以你恨他。”
“是、是,”安志赌气似的举起了双手,“总之呢,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嫌疑犯’了。”
“至于曲兰,就如安志刚才所说,为了爱的纠葛。还有,不能回南山市参加试镜,也可能让你产生恨意。”
听到仲强这么说,曲兰已经不想做任何反驳。她低下头来,不断叹着气。
“齐斐,你欠申高的钱是事实吧?”
仲强的目光一转到齐斐身上。齐斐就缩起了壮硕的身体,点了点头。
“借了多少?”
“不是很大的金额,大约2万。”
“嗯,你应该不会为这么一点钱杀人吧。不过,也很难讲,现在借你钱的人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你也有可能借了更多的钱。他要你回去就还他,你有办法吗?”
“总会有办法的。”
“哦——”把视线从齐斐身上移开后,仲强又用指甲弹一下已经空了的杯子,“其他人就没有什么动机了。”
“谁说的,”曲兰抬起阴沉的脸,用沙哑的声音说,“如果你怀疑我,也该怀疑夏彩跟沈月啊。”
“哦,为什么?”
“因为夏彩喜欢申高啊,申高那个人就是那种调调,来者不拒,所以,好像陪她玩了一阵子。”
“不要说了!”夏彩用激昂的声音打断曲兰的话,“你没资格这样说我!”表情跟口吻不再那么孩子气,跟平常的她简直判若两人。她用憎恶的眼神瞪着曲兰。
“他真的玩弄过你的感情吗?”田春达问。
夏彩涨红着脸,暧昧地摇着头,说:“申高长得帅,身材又好,我的确是喜欢过他。可是,也不是真的爱上他啊,所以怎么可能因为他玩弄过我的感情就恨他呢。”
“说得真好听。”
曲兰气冲冲地反瞪夏彩一眼,夏彩也不甘示弱地反驳她:“我看是你在忌妒我吧?”
“我忌妒你?你……”
“好了,别吵了。”田春达制止她们,“曲兰,你说沈月也有动机,为什么?”
“因为,”曲兰嗫嚅地说:“申高最近骚扰过她。”
“真的吗?”田春达看着沈月。
沈月的表情还是那么沉静,只是多了一点凝重,她缓缓地摇摇头说:“事情没那么严重,他是约过我几次,可是,我都没答应过。”
“他强逼过你吗?”
“怎么可能。”
“哟哟,真是这样的话,仲强一定也会很不高兴吧?”安志说,“仲强,你向来很宠爱沈月,如果那家伙敢动沈月一根寒毛,你一定会很生气吧?”
“开始反击了?”仲强耸耸肩说,“这一点我不能完全否认,所以,也算是一种动机吧。”
说完,他用带有某种意义的眼神看了刘藤一眼,好像在对他说——如果他骚扰沈月,你也有相同的动机。
“结果,只有冬云医生完全没有动机。”田春达说。
“这也未必吧?”
听到安志这么说,冬云医生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说:“我也有动机吗?”
“有可能啊,譬如说,你的小女儿去省城的大学就读时,在那里认识了申高。”
“你是说她可能被申高诱惑、玩弄过?”
“没错。”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巧啦。”老医生摇晃着圆圆的身体笑着说,“真的太巧了。”
“该怀疑的事还真多呢……”仲强喃喃自语地说,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个旅馆的人也……”
这时候,被赖鸣叫出去的杨迪回来了,时间大约是下午2点多。
“我有件事要告诉各位。”女医生一进来,就神色紧张地对大家说,“不过,在说之前,我要先确认死去的申高先生的本名是不是叫李家充?”仲强回答“是”,女医生又问:“他是东兴企业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吗?”
“没错,怎么了吗?”
我一点都猜不出来她到底要跟我们说什么,不过,从她的语气,可以知道她带来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电视新闻里出现了他的照片。”杨迪边说边坐回原来的位置。
“电视新闻有他的照片?”仲强惊讶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察正在找他。”
“警察?”仲强更惊讶了,半跃起身子,说,“怎么回事,他犯了什么罪吗?”
“嗯,”女医点头说,“他是8月在南山市发生的那起强盗杀人案的重要嫌疑犯……”
那个案件发生在8月28日星期四深夜;有人闯入南山市高级住宅区东兴企业集团董事长李享助家中,杀了李家一名警卫后逃逸。
依现场状况判断,凶手是搜寻财物时被警卫发现,所以杀了警卫。不过,死因是后脑部撞击引起的脑出血,所以,也可能是在缠斗中发生的意外。凶手可能也吓坏了,所以没有带走任何财物就跑了。
那个房子太大了,所以案发当时的声响没有吵醒任何人,被杀的警卫第二天早上才被发现。案发两个月后,警察还是查不出一点线索,案情陷入胶着。一直到最近,才出现了有力的目击者。
那个目击者说,在推定的案发时间,有一辆可疑的车子停在李家附近的马路上,他看到一个人影突然从李家冲出来钻进车子里,然后加速离去。目击者根据记忆描述的车种、车号,正是申高——李家充的车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