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雪淞散文随笔集

谁是幕后策划人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到了南大桥,果然如司机所说,有好几辆返空车等在那里搭客。
田春达立刻招来队里的刑警,紧锣密鼓地查了一个通宵。最后终于找到送钱女子搭乘的那辆出租车。所谓一处通百处通,这个司机又刚好与搭送钱女子到南大桥的市区出租车司机相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警察们顾不上休息,一鼓作气地找到了那位市区出租车的司机。
据他回忆, 那天下午6点40左右,在中心电脑城过街天桥前上来一个年轻女子,说是要到温泉旅馆,司机当即停下车,也是说要交班了,请她换辆车。那女子说这会都要交班了,到哪去换车,并说愿意付双倍车费,司机还是不愿意去。那女子说那就拉我到出租车管理所好了,看看拒载会怎样处理。司机一听,知道今天碰到刁钻的主儿,于是好言好语商量是不是到南大桥换到里坡的返空车,那女子问如果那的车也不去呢?司机很惊讶地说,难道小姐你不是本市的人吗?温泉旅馆是到里坡的必经之路呀。后来就换了一辆回里坡的空车,司机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司机同时提供了两个至关重要的细节,一个是那天虽然下着雨,但那女子的皮鞋上没有沾上多少泥水,另一个就是那女子头发上散发出很浓的发胶香味。鞋上没有沾上多少泥水,说明她没有走很远的路,发胶香味浓说明她刚刚做过头发美容,再把这两个细节合在一起,查证就可以相当明确地有的放矢了。
田春达带着刑警立即对中心电脑城附近方圆一公里范围内所有的美容美发厅进行了梳头发似的侦查,没用多久就查到送钱女子的身份:她是芳芳美容院的美容小姐。
芳芳美容院与附近诸多美容厅相比,并没有多少明显的不同之处,最起码从外面看上去,都是相差无几。论其规模,称之为院有些名不副实,因为就是把它小二层楼所有的面积加起来,也不过四十来个平方米。不过眼下时兴按自己的兴趣来取名称,譬如面积很大却特意称之为什么什么屋,面积很小也可以称之为什么什么发型设计中心,而不管取何种名称,面向顾客的服务项目大抵都是一模一样的。
芳芳美容院也是如此。楼下的二十几平米均匀地用层板隔成两小间,外小间一面大镜子前摆放着三把椅子,主要是做头发。里面一小间则并排摆放着两张美容床,主要做美容。里面小间最里侧的角落处,安置着一架小木楼梯,说其小,是又窄又陡,顺着往上去,就能到二楼。二楼虽说与一楼面积相等,但一上去却觉得很小,很闷,也很暗。楼上全部用层板隔成几个单间,每个单间里只能放下一张按摩床。显而易见,楼上是专为做男客生意而设的。
这样一类美容美发院一般程序都是一样的,男客进来洗头,美容小姐就会劝你洗脸,做按摩,有的甚至打出招牌提供全套服务。也因此一些美容美发场所沦为提供色情服务的地方。
芳芳美容院怎样,田春达觉得不会清白,否则何以会把楼上全都设置成按摩单间呢?但这会儿还顾不上对这件事深究。田春达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找到芳芳美容院的老板——刘芳芳。
刘芳芳今年二十六岁,东阳人。三年前到南山市打工,做了半年多的餐厅服务员,便转而从事美容美发行业,开头是在别人的店面里干,后来自己当起了老板,开了这家以自己名字作为名称的美容院。
她一共雇用了三个美容小姐,“5.12”案件中送钱女子就是其中一个。送钱女子名字叫尹红,今年二十二岁,木桥镇人。何时到南山市打工不清楚,只知道在
刘芳芳这已经干了将近二年了。
问及尹红5月12日去温泉旅馆一事,刘芳芳直言是她让尹红送东西到温泉旅馆的,并说尹红一去便没有了踪影,刘芳芳还以为尹红不辞而别了呢。
田春达下意识地感觉
到案件又要步入迷阵之中了。
事情的经过,刘芳芳讲述得很简单。
5月12日下午,4点来钟的样子,一位张姓客人来做美容。因为是熟客,刘芳芳亲自为他洗面,洗着洗着,张姓客人聊天似地说起近来生意红火得让他顾不过来,比如说今天吧,晚上要请一家大客户吃饭,签协议书,而另有一家客户在温泉旅馆等着他去送一些材料。都是在晚上,又都是同等的重要,真让他分身乏术。
说着说着,他突然问刘芳芳,她能否帮他把材料送到温泉旅馆,刘芳芳先头以为张姓客人是在说着玩呢,她于是也开着玩笑说,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哪里干得了呢,万一做不好那不是耽搁事情了吗。张姓客人说,很简单,只要把材料送到就行了。并一再坚持请她帮一下。刘芳芳这时明白不是开玩笑了,于是推脱说,我哪里抽得开身呀。张姓客人说,那就找一个小姐送一下嘛。刘芳芳说,小姐也抽不开身。张姓客人知道刘芳芳心里想着是什么,于是很爽快地拿出500元钱,说就算是小姐的误工费吧。刘芳芳见此情形,考虑一是送件东西就干得几百元钱,二是张姓客人是熟客了,于是就答应下来了。洗完头,张姓客人匆匆离去,说是去取东西。大致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张姓客人手里提着一只密码箱回来了,交给刘芳芳,又交代好相应的事情后匆匆离去。
到下午6点左右,刘芳芳喊来尹红,说是代一位熟客把这箱材料送到温泉旅馆。尹红起先不大情愿,刘芳芳好言相劝说,熟客是得罪不起的,何况交办的事也很简单,只要把东西送到就行了,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又塞给尹红300元钱,说是客人给的车费和辛苦费。尹红也就不再说什么,让另外一个小姐给自己吹了一下头,就提着箱子上路了。
刘芳芳的讲述是真是假,田春达一时难下定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箱子是刘芳芳交给尹红的,并且尹红不知箱子里所装何物。这与当时对送钱女子的推断一致了。
那么刘芳芳知不知道箱子里所装何物呢?
如果她不知道,那她的讲述就有可能是真实的。如果她知道,那她的讲述就是
事先编造好的。美容院人来人往,有经常来的,也有来几次就不照面的。编造一个
客人的故事应该说是极为容易的。可是假如刘芳芳知道内情,那她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打发雇用的小姐去送百万假钞,其结果刘芳芳应该是能够预见到的。明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还要去做,那她总得有一定的目的吧。把假钞送到东北客的手里,不会是刘芳芳的最终目的,也许这样做的结果才是她想达到的目的。即使如此,刘芳芳这样做并不聪明,尹红送交百万假钞到东北客手中之时,也就是她香消玉殒之日。就算是东北客出逃成功,假钞和一具女尸足以引起警方高度重视,那么追到刘芳芳身上只是迟早的事。
从这一角度看,这又是刘芳芳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再者,假如刘芳芳是知情者,
那她一定也是毒品与假钞的知情者。她应该知道个中的厉害的。要不她就是智商不全,要不她就是智商极高,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愿意轻易地把自已暴露给警方。再加上那个匿名举报电话,这宗毒品与假钞双料案绝非是一宗简单的案件,因
此也就不能用简单的方法去对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