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权宠天下:神医小毒妃

第956章:偷……汉子?!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燕泓沉下脸,还是急声问道:“你该不会去一整晚吧?”
“若她哭得厉害,我定要留一整晚的呀,难不成让她一整晚一个人吗?”李纯宝理所当然的说道。
“行吧,你去吧。”燕泓说道,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就是个不受重视的。
生了闷气,他在床上转过了身,不再搭理李纯宝。
谁知李纯宝当真是不理会他了,穿上了外袍,又添了一件斗篷,便出了门去。
他怔了怔,起身一看,屋中空荡荡的,李纯宝早就不见了人影。
燕泓轻哼一声,“不回来就不回来,没你我还睡不着了?”
这样说着,他一掌弄熄了烛火,躺下闭眼睡觉。
两个院子相隔很近。
李纯宝在外敲了敲门,说道:“佩兰,是我。”
里面的人显然是一怔,过了会儿,她亲自过来开门。
屋里烛光不足,可仍能看清王佩兰的眼睛有些红肿。
她微微蹙眉,道:“下人嚼舌根了?”
“别怪他们。”李纯宝侧身挤进屋,屋内燃着银丝炭,还是暖洋洋的,“阿禹向来脾气好,你将他气走,他们自然担忧。”
王佩兰关上门,拉着李纯宝坐下。
茶水已经凉透,她不好意思给李纯宝斟茶。
她垂下眼眸,轻叹一声:“我与殿下甚少争执,忽然吵一架,他们是紧张过头了。”
李纯宝说道:“你若方便,可说给我听。”
她今晚过来,其实也是担忧。
一个庄子就这么大,燕禹跑去了别的屋子睡,别人肯定会知道的,可见燕禹真的是气急了,没打算给王佩兰留脸面。
王佩兰捏着手指,不知该如何开口。
长密的睫毛在她下眼睑投下了玫瑰色的阴影,她就这样静静坐着。
李纯宝耐心不错,问道:“该不会是因为生孩子的事情吵了一架吧?”
王佩兰怔了怔,才抬头看着人:“宝姐姐,你怎的知道?”
“今晚不就说了这个话题吗?”李纯宝说道,“你们两人的意见就不一样了。”
这倒是不难猜。
王佩兰脸颊微微泛红,道:“的确是因此争执的,我是想着,稷儿都快一岁了,我也能再生一胎了。可是殿下……并不愿意,他一直觉得有稷儿就足够了。”
两人的想法有不同,李纯宝并不奇怪。
但她还是脱口而出:“又生一胎?你是把自己当成老母猪吗?”
王佩兰面色有点尴尬。
李纯宝一脸歉意,叹息道:“我没恶意,只是女子就算要生二胎,也要休养个两三年,你不用着急,说什么三年抱两,你都当屁话就是了。”
王佩兰点点头:“我没生气,其实我没想着又要怀,只是想与殿下商量一二,没想到他一听,根本就不肯商量。”
“阿禹多好啊,他是为了你着想,你是真的喜欢孩子,还是说,就是想为皇家开枝散叶?”李纯宝问道。
王佩兰还是固执的:“为人媳妇,我又是太子妃,不该如此吗?殿下已经不肯纳人了,他为我做到了这份上,我自然也要为他做点事儿,不让他为难。”
只要她多生几个孩子,就能堵住那些大臣的嘴了。
李纯宝揉了揉额头,觉得有点头疼。
果然,王佩兰到底是封建社会的官小姐,对这事儿耳濡目染,早已根深蒂固,想要改变是不大容易的了。
“他都不觉得为难,为何你觉得为难?”李纯宝说道,“首先,你是自己,然后才是妻子,再是母亲,你得考虑了自己喜恶,才去做一件事,而不是看别人的脸色,或者听了别人的话,才想去做那件事情。”
“可自古以来……”
“在别人家是自古以来,可在我们家没有这个说法。来日你就算不乐意与阿禹过下去了,想跟他和离,我们都不会阻拦半分,因为这是你的决定,这是你王佩兰自己的决定。”
王佩兰急忙说:“我又怎会与殿下和离呢。”
“只是打个比喻。我是想要你遵循内心,而不是讲究什么自古以来。我已然过了二十,换了其他女子,膝下早就生了两三个孩子,可我迟迟没有怀孕,陛下和师傅说过我什么?阿泓更不用说了,他更不会怨恨我半句。”李纯宝说道。
王佩兰下意识看了看李纯宝的肚子,忍不住问道:“宝姐姐,是你不想怀孕,还是……”
“先前是想怀的,后来不是去了南州吗?就耽搁下来了。”李纯宝说道,“这些都是我做主,阿泓从未左右过我,跟我发脾气。”
王佩兰笑了笑,还是替李纯宝高兴的,毕竟不是身子问题。
她道:“宝姐姐肩负重任,你自然是受人重视的。可我……我无才无德,家世也不怎么好,全因殿下的爱护,我才能当上这太子妃,我只能尽力做好,不再给殿下添麻烦。”
“你哪里不好了,你将东宫打理得整整有条,也时常帮师傅管理后宫,因你待人和善,许多宫人都敬重你,对你称不绝口。你这些,我就学不会了。”李纯宝正色说道,“并不是在外打拼的才是厉害的,女子管好内院,那也是一种本事。”
王佩兰鼻子一酸,颇为感动,忍不住靠在李纯宝怀里。
“宝姐姐,你让我遵循内心,其实我是真的多要一个孩子,无论男孩女孩,我想让稷儿有个伴儿,往后他自己在宫里,未免太孤单了。”
李纯宝拍了拍她的背,轻轻的,“此事……”
话还没说完,木门就猛地被人踢开。
只听见燕禹气恼的嚷嚷着:“王佩兰,你不过去找我,竟在这里偷汉子!”
两人听见声音,王佩兰已经坐直了身子看过去。
燕禹怔了怔,他这时候才看清王佩兰身后的人是谁。
李纯宝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说道:“你眼瞎了?把我当成汉子?”
燕禹尴尬的抓抓头:“宝……宝姐姐,大冷天的,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当采花贼。”李纯宝面无表情的说道。
“……”燕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哄人,才能让李纯宝消了怒气。
无法,他赶紧倒了一杯茶,“大嫂!我以茶代酒向您赔罪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