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百转飞仙

第八百九十七章 苏醒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夜灵风见状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异样,当即收起了那道目光,瞬间,他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起来,随即轻声问道。
“回…回公子的话,这里是徐州城外的清风林,小人则是以打柴猎兽为生的猎人铁山。”
中年人闻言有些惶恐,其声音不由有些颤抖。
虽然夜灵风收起了那样的目光,但回想起来,铁山仍是心有余悸,不敢正视夜灵风,而是低着头回答。
“徐州城吗?竟然已经来到了这里,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夜灵风闻言喃喃说了一句,其目光闪烁,显然是思索着原因,
而铁山也是不敢打扰夜灵风,就这样战战兢兢等待着,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面前此人看上去虽然和善,但此人绝对不是他所能招惹的人,一个不好,可能会引起此人的反感。
不过儿子的伤,铁山犹豫了一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在他看来,此人已经苏醒,并且一句话就能将野狼吓退,且他的眼神目光惊人,想来其身份与他儿子铁铁柱结识的那位姐姐一般是修真者。
若真是那样的话,想来铁柱受了多重的伤,此人也能将其治好,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坚持,直到夜幕降临,铁山亦是没有开口打扰夜灵风,任由夜灵风沉浸在思考中。
而通过这半天的观察,铁山已经可以断定,此人就是修真者无疑,毕竟普通人是不可能像夜灵风这般坐半天一动不动的。
渐渐地,漆黑的夜色降临,阵阵夜风袭来,铁山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此时正值晚秋,百花凋零,万物沉寂,但此时的夜风却是格外的凉,尤其还是在山中,更是给人一种冬季来临的感觉。
对此,铁山不由紧了紧衣衫,但在看到昏迷的儿子蜷缩着身子后,不由将外套脱了下来裹在了儿子的身上。
而就在此时,铁柱突然咳嗽了一声醒了过来,当看到自己父亲完好后,脸上不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有些虚弱无力的说道:“父亲,孩儿终是没有令您失望,以后就换孩儿来保护父亲可好?”
“傻孩子。”铁山闻言,深深看了铁柱一眼,不由重重点了点头道:“好。”
“呼,原来是玄老将我带到这里的,真是可恶,竟然将我一个伤残之人留在外面,真是太过分了。”
二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山上的夜晚却是格外的静,若是换在平时,在这山中还能听到野兽的低沉声,但是现在,竟没有一只野兽发出声音,甚至他们在这里待了大半天,也竟没有一只野兽在周围出没,这若是换在之前,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二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夜灵风的神识个何其敏锐,纵然是受伤严重,现在能够动用的神识力量有限,但听两个凡人说话还是能够听的清的。
不由长呼出了一口气,在通过这半天的回忆之下,他也是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他逃离天邪宗之后进入了界碑空间,那时候的他意识尚在,本来还想着到底要不要找玄老帮忙疗伤。
但那时候的他,所受的伤简直太重了,他还没有想清楚却是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就是看到面前的铁山与那只野狼了,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是一无所知,但本能的意识告诉他,期间有着数道强大的神识扫过这里,
不过当时的如一个死人一般毫无生息,自然也是没有引起那些神识的注意,也正是如此,在昏迷的这段时间,他不知道已经躲过了多少次危险。
通过从玄老哪里了解,他这一次受伤恢复,只能靠他自己,玄老是不会出手的。
对此,夜灵风不免有些不悦,暗暗嘟囔了几句。
当然,他也是明白玄老的用意,自然不会去责怪玄老不管他。
随即,被二人说话吵醒的夜灵
风看了二人一眼说道:“你们的家在哪里,我现在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可能需要麻烦你们了。”
“啊!公子这说的哪里话,您救了小人,小人理当如此,只要公子不嫌弃,小人这就带您过去,只是……”
中年人铁山闻言想也没想便是应了一声,只不过说到最后,他却是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有些犹豫。
“只是什么?”夜灵风闻言有些不悦,但他的语气看上去虽平和,不过听在铁山耳朵里,却是瞬间令的铁山一惊,以为夜灵风这是生气了,当即跪在地上求饶道:“公子息怒,公子息怒,小人并无不愿之意,只是小人现在受了很重的伤,而且小人的儿子也是行走,公子您看……”
“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个给你,服下它,你们的伤就会好了。”夜灵风闻言不等铁山将话说完便是明白了什么意思,当即打断了铁山的话,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两粒泛着青色光芒的丹药,递了过去。
“这?这是……”铁山见状瞬间脸色一变,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他在进那大户人家送柴的时候,也是听说过在修真者手中有一种神奇的丹药,据说普通人吃了之后可以长生不老。
因此在见到夜灵风手掌上所漂浮的两粒丹药后,铁山回想了一下所听说的,与眼前的一般无二,因此,也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当下也是没有迟疑,直接从也夜灵风手中接过了丹药,并磕头感谢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大叔不必多礼,还是尽快服下,我们好赶路。”夜灵风见状抬手示意铁山不用多礼,随即便是催促了一声。
“好。”铁山应了一声,随即便是将两粒丹药都投进了儿子的口中。
夜灵风见状急忙阻止了他,说道:“住手,你在做什么,想害死他吗?”
铁山闻言一愣,显然不明白夜灵风为何要阻止他,不由疑惑的问道:“公子,这…这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看你这样子,想必也是认出了这丹药的来历,你将两粒都给你的儿子,这固然是好意,但你不知道,以他的身体情况是根本不可能受的了那么多能量的,假如你将两粒丹药都放进他的口中,他的伤势固然会好,却也会随着这股能量的爆发,直接将他的身体给撑爆,你若不信大可一试。”
夜灵风也是很有耐心的为他谅解,毕竟铁山不是修真者,不知道这些也是情有可原。
而他之所以会如此不耐烦的为铁山谅解,也正是被铁山之前的举动给感动了。
果然,天下的父亲都是一样的,总是把好的东西留给自己的孩子。
在铁山眼中,这丹药毫无疑问是他现在手中最好的东西,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伤势,而是要将手中的丹药全部给儿子,希望儿子能够长生不老,活的开心。
这或许是一个父亲在拿到好的东西之后第一时间所能想到分配方法。
看到这一幕,也让夜灵风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自己的父亲同样也是如此,虽然在一开始得知他不能修炼后有些失望,但父亲没有放弃他,而是母亲教他读书写字,在他伟岸的身影下做一个无忧无虑的普通人。
也正是如此,夜灵风才阻止了他们,不希望悲剧发生。
铁山闻言不由脸色一变,倘若夜灵风没有阻止自己,那么现在的自己岂不是已经亲手将儿子给杀了?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舍得杀铁柱,铁柱可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就算是他死,也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人伤害他的。
不过好在夜灵风阻止了,但就现在回想,他仍是有些后怕。
当下也是不再犹豫,将一粒放进了儿子口中,而另一粒则是放进了他的口中。
丹药入口,铁山只感体内一阵温暖,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很舒服,很轻松。
当即看向
儿子问道:“儿子,还怎么样了?”
铁柱闻言脸上也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不由站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身体,随后在原地转了几圈后,不由高兴的叫道:“父亲,太好了,我竟然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铁柱眨了眨眼睛,其稚嫩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惊奇之色。
在看到儿子的异状之后,铁山很是高兴,自己也是站了起来,然而令他惊奇的是,他的腿竟然好了。
不由喜极而泣道:“好了,好了,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哈……”
看到二人高兴的样子,夜灵风的心情也是愉快无比,不过在这愉快之下却是浓浓的思念。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里啊,风儿好想你们……”夜灵风微微抬头望着闪烁着漫天星辰的星空,不由问道。
然而他的问话却是自己心底发出的,终是不会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人回答他。
而就在此时,铁山已经停止了笑声,手拉着铁柱,一脸郑重的在夜灵风面前跪了下来说道:“公子,小人常年在这深山居住,也不会那些大家族之人的花言巧语,而公子的身份想来也不简单,能够用到小人的地方想来也是很少,但公子不仅救了小人父子倆,更是给小人珍贵的丹药,使纠缠小人多年的腿伤也好了,您的大恩大德小人无以为报,从此之后,小人父子俩的性命就是公子的了,只要公子有什么吩咐,小人就算豁出性命,也一定帮公子完成。”
铁山语气无比严肃,紧接着便是向一旁的铁柱说道:“铁柱,快向恩公磕头。”
铁柱闻言不敢有任何的迟疑,当即说道:“恩公,铁柱给您磕头了……”
只听砰砰砰三个响头落地,铁柱还要继续磕,夜灵风见状,急忙阻止道:“好了,你们不用如此,事情的经过我都了解了,若不是你们来这里,我或许也醒不了,可以说我们扯平了,如果你们觉得不够的话,尽快带我到你们家,我需要静养。”
然而二人却是说什么也不愿意起,夜灵风只好运转法力,发出一股柔和之力将二人扶起。
好家伙,这父子倆真不愧是父子俩,这也忒实诚了吧,其额头之上已然磕出了血,其心诚如磐石,日月可鉴,天地可证。
“恩公,反正不管以后您让小人做什么,小人都会尽全力去办,小人这就带您回住处,希望您不要嫌弃,这边请。”
铁山见夜灵风如此坚持,也不好推辞,只能将这份真诚藏在心底,等待日后听夜灵风差遣。
很快,夜灵风便是随着二人来到了居住的地方,见到二人所居住的地方竟然如此简陋,不难看出,这父子二人的生活非常艰难。
将夜灵风引进了房间,铁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恩公,房间是简陋了一些,今晚您先将就一下,明日小人去山中砍些树来,给您重新装饰一下。”
“不必了,这样挺好,今夜一晚,你们早些休息吧,我也需要休息一下,”
夜灵风闻言当即阻止了铁山,他身为修真者,对于住所之类的地方从来不会挑剔,就算没有房屋,以天为顶,地为床,天下青山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
“好,恩公好好休息,明日小人再来看恩公。”夜灵风都这般说话了,铁山虽然憨厚,却是不傻,自然能够听出夜灵风话中之意,急忙拉着儿子到另一间屋子去了。
没有了人打扰,夜灵风盘膝坐在了床上,神识入体,仔细观察着体内的情况。
只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令他感到很不乐观,因为他体内的经脉几乎全断裂了,而丹田之上也是有着数道裂痕,这样的伤势程度,只怕若是换成了其他人,估计早就没命了。
但不乐观归不乐观,也不是不能完全恢复,而是他心里没底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虽然此时他的丹田之上有着数道裂痕,其内的法力也是被混元之力封在一角,不让它们出来破坏自己的身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