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玉宸金章

第九百零一章 乾坤壶(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先发后改·一小时内更替……………………
虚空之中,先是浮现出一个宝壶,壶口朝下,整个天地,四面八方皆有阴气涌动,汇入壶内,透过壶口,下方生灵,隐约能够看见一方阴世冥土的虚影。
同一时间,整个天地,诸多修行阴世神器的修士纷纷感受到一股吸力从上方神祇,体内阴气翻滚升腾,似乎要融入其中。
“一壶纳尽天下阴,壶内又有幽冥土。是鬼道出现了什么新秀?”
话语之间,中岳派上空,一方土黄色的五岳宝印悬空,压住宗门内诸多弟子的气息变化。
天上被遮掩的大日内,浮现出一位金发红目的青年,他手中握着一面宝镜,照耀四方,其中一缕日光同五岳宝印碰撞,常人无法听到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
“我看不一定,那壶内冥土清净,并非一般鬼道气象。正好,我等借助此人之力,探查一下北岳一系的诸位修士,都逃到哪里去了。”
话语之间,天空中幽冥壶的异象又出现新的变化,汇入壶内的阴气,化作一滩漆黑液体,一株株白莲凭空生出,扎根其中,莲花花瓣开合,散发出莹莹微光,于半空中相合相抱,互相缠绕,化作一轮圆满的月光,照耀四方。
“不对啊!这异象怎么有点水月门的痕迹,那疯婆子竟然没有反应?”
掌控五岳宝印的中岳道人,微微皱眉,有些诧异。
“不是类似,恐怕水月那家伙,已经栽了!我观摩其气象,显然是受到重创。”
大日中的男子,微微转动镜面,让所有联系上的人,都看到水月一脉上空溃散的气息,以及混乱的道则法理,补充一句道:“显然,这次突破的道友,是一位战胜了我等同道的狠角色。”
“逆斩七品而上,上一位做到这一点的还是北岳那位伪帝吧。”
五岳宝印中的意志好似无意的提了一嘴,他虽未明言,但稍稍更改的话语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
其余几个借着日光相互联系在一起的意志也是沉默了下来,他们都有些心动了,但顾忌同样不小,最后都看向了上方手持宝镜的男子。
那执掌此方天地大日神器的修士感知到众人的目光后,也是忍不住在心中暗骂出声。
‘你们不愿意对上一个能战胜圣贤的六品修士,我便愿意吗?’
但这些话,他也只能在心里说两句。
八十多年前,北岳帝子行踪暴露之后,同他们一场大战,直接掀翻了一片山脉,不少七品圣贤都是在对方不计代价催动一件底蕴之物后,受到一定创伤。
这些年来,为了更好的寻找北岳帝子,他们也是形成了一个联盟。
青年借着自身掌握的太阳神器,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初步形成了一套利益网络。
此时若是不表态一二,难免会被人质疑。
而就在他打算开口的时候,天空中的异象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明月、冥土、黑水、白莲,四者气机交融,形成一片甘露,随着月光,以玉宸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向着大半天地席卷而去。
漫天甘露落下,天下、地下,纷纷感知到一股清净意念流入心中。
兼修之人,也是感到心中一阵空明。
见到这一幕,青年眼睛一亮,笑道:“皓月尚不能同大日争辉,你一轮虚幻之月,怎敢如此张扬?”
随着青年话音落下,天空之中大日光华大炽,下一秒,无量日光汇聚成一片火海,向着月光升起的方向笼罩而去。
天空因为失去大量的日光而陷入黑暗之中,只余下火海在空中燃烧,给人一种是火海夺取世界一切光明的感觉。而在那片火海之中,一面宝镜高悬,镜面化作黄金色,好似一轮小太阳,四周有各色火焰跳动,层层叠叠,依托大日为核心,演绎出万千火焰法理。
“只是捉拿,而非杀伐吗?是为了试探火焰领域的强者,还是真的有把握压制住我?”
玉宸看了一眼悬浮在火海之中的宝镜,此时那镜子,已经成为了火焰、光明和大日的主宰者。
要是在神道世界,这样的做法,妥妥的是太阳神在为自己涉及火焰主权做准备,但此方宇宙,神器和道则法理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不存在什么试探性的侵占。
也不存在,权能和力量的自然转移。
想要夺取一件神器占据的根本,只能够将那件神器打碎,毁灭,抽取出本源才可以。
例如北岳一系针对黑龙一系的时候,就是将黑龙一系对应的七品神器完全打散,融入北岳一系,方才剥夺了黑龙对玄水的控制权。
哪怕如此,黑龙一系的修行之人,对于玄水依旧有着相当敏锐的感知和控制能力。
很多事时候,黑龙一系的高位神器,甚至能够视作是低一品的玄水神器。
因此,大日演化火焰道则法理,并不代表对方的神器真的掌控大日。
也不代表,此方天地火焰神器,位于大日之下。
大日驱动火焰,只能说,动手之人,并没有动用全力,试探的想法更多一些。
‘此方天地七品修士,大致等同于地仙境修士,或者说是道果雏形刚成的上仙,而战斗力大致等同于主世界金敕一流的地祇大神,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一番气象。而受限于本源不多,此方天地最多供应八品神器,这无疑是放大了七品神器能够驱动的力量。’
‘驱使火焰之人,或许没有杀我的想法。但这片火海下来,除我之外,千里之地,哪还有其他活物?’
‘也罢,幽冥壶走到这一步,已经凝聚了虚幻、梦境、阴世、冥土等等概念,想要更新一步,依靠此方天地对应的冥土概念,已是不足。想要更进一步,唯有融入其他力量,例如北岳一系以大地、幽冥结合玄水等等概念,形成八品位格。此时,我正好借助大日之力,将幽冥壶中概念,进一步升华为太阴。再以太阳,演绎两仪之象。’
心中念头一定,玉宸伸手一招,虚空之中异象突然生出变化。
幽冥壶壶口朝上,一股庞大的吸力生出,漫天火海落下,统统被那小小的壶口收走。
“嗯?”
青年面色微变,正想要操控宝镜压服幽冥壶,不想那小壶摇晃,道道灵光迸溅,一股至幽似无的玄气生出,将宝镜定住。
玉宸先前所言之太阴,并非指代太阴星,而是更贴合于四象之太阴,指代的是至虚至无,乍生忽灭,往来无碍,虚空造形之妙。
此等玄妙,玉宸当年造就诛、绝、戮、陷四口剑器的时候,也成有所感悟。
只是因为内里部分玄机不合,而将其舍弃部分,此时单纯以太阴演绎,自然是凝练出一股秘之又秘、玄之又玄、近乎于无的玄气。
而着一股玄气,正好同太阳之理相生相克,恰如两块磁铁,相互吸附,任凭那青年如何驱动,也无法催动宝镜生出变化,知道不好的他,想要将宝镜召回,却也无能为力。
摄住宝镜之后,虚空之中的异象又生出新的变化。
原本阴世冥土之中,多了一缕光辉。
阴暗幽冥之地,生出清净圣洁之辉,日月转动,万象更新,玉宸借机将颠倒阴阳、壶天等真意融入其中,扩大内里虚空,造化万千玄妙,同时进一步的反哺此方天地。
伴随着壶天开拓,点点光亮在虚空之中一一浮现,还未落地,便在半空中开出各色美丽的花瓣,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银诸色,飘飘洒洒,将整个天地染的光彩绚烂。
玉宸手指轻轻勾画,一道道古朴、神圣,带着此方宇宙痕迹符文飞出,融入小壶之中。
定住大日宝镜的玄气,顿时化作一道黑气上下飞舞,同时,宝镜内也是飞出一缕白色的灵光。
那青年见状,急忙将宝镜召回,玉宸看了一眼,轻声道:“却是无缘啊!”
说着,屈指一弹,那一黑一白两道玄气灵光在半空中缓缓运转,犹如两只相互追逐,没有鱼眼的阴阳鱼,卷起万千道则法理。
此方天地,诸多涉及到阴阳属性的神器,跃跃欲试,似乎想要融入其中。
却被其主人纷纷镇压,反倒是隐藏在北方临海之地的北岳帝子看着身前跃跃欲试的残破宫殿,叹息道:“这哪里是进阶七品,分明是直接飞升入八品啊!”
‘罢了!你既然有机会,能一步登天成就八品,那我帮上一把,又有何妨?’
这么想着,帝子松开手,当空喊道:“北岳帝子佑灵,愿祝道友一臂之力!”
那宫殿顿时飞出,在空中解体,化作万千流光飞舞而来。
宫殿内,涉及阴世冥土概念的神器,化作一点黑光,融入白光之中,好似点睛一般,激活了阳鱼阴眼。
受到刺激,黑色的玄气跳跃,此方天地诸多修士手中纯阳、大日、太阳属性的神器再次猛烈跳动起来,其中又以青年手中的宝镜最为激烈。
那青年虽然能够感知到宝镜经过刚才那一下,似有变化。
但这样完全不受掌控的感觉,非常不好。他果断压下了宝镜,甚至试图压制大日的变化。
……………………先发后改·一小时内更替……………………
漫天甘露落下,天下、地下,纷纷感知到一股清净意念流入心中。
兼修之人,也是感到心中一阵空明。
见到这一幕,青年眼睛一亮,笑道:“皓月尚不能同大日争辉,你一轮虚幻之月,怎敢如此张扬?”
随着青年话音落下,天空之中大日光华大炽,下一秒,无量日光汇聚成一片火海,向着月光升起的方向笼罩而去。
天空因为失去大量的日光而陷入黑暗之中,只余下火海在空中燃烧,给人一种是火海夺取世界一切光明的感觉。而在那片火海之中,一面宝镜高悬,镜面化作黄金色,好似一轮小太阳,四周有各色火焰跳动,层层叠叠,依托大日为核心,演绎出万千火焰法理。
“只是捉拿,而非杀伐吗?是为了试探火焰领域的强者,还是真的有把握压制住我?”
玉宸看了一眼悬浮在火海之中的宝镜,此时那镜子,已经成为了火焰、光明和大日的主宰者。
要是在神道世界,这样的做法,妥妥的是太阳神在为自己涉及火焰主权做准备,但此方宇宙,神器和道则法理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不存在什么试探性的侵占。
也不存在,权能和力量的自然转移。
想要夺取一件神器占据的根本,只能够将那件神器打碎,毁灭,抽取出本源才可以。
例如北岳一系针对黑龙一系的时候,就是将黑龙一系对应的七品神器完全打散,融入北岳一系,方才剥夺了黑龙对玄水的控制权。
哪怕如此,黑龙一系的修行之人,对于玄水依旧有着相当敏锐的感知和控制能力。
很多事时候,黑龙一系的高位神器,甚至能够视作是低一品的玄水神器。
因此,大日演化火焰道则法理,并不代表对方的神器真的掌控大日。
也不代表,此方天地火焰神器,位于大日之下。
大日驱动火焰,只能说,动手之人,并没有动用全力,试探的想法更多一些。
‘此方天地七品修士,大致等同于地仙境修士,或者说是道果雏形刚成的上仙,而战斗力大致等同于主世界金敕一流的地祇大神,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一番气象。而受限于本源不多,此方天地最多供应八品神器,这无疑是放大了七品神器能够驱动的力量。’
‘驱使火焰之人,或许没有杀我的想法。但这片火海下来,除我之外,千里之地,哪还有其他活物?’
‘也罢,幽冥壶走到这一步,已经凝聚了虚幻、梦境、阴世、冥土等等概念,想要更新一步,依靠此方天地对应的冥土概念,已是不足。想要更进一步,唯有融入其他力量,例如北岳一系以大地、幽冥结合玄水等等概念,形成八品位格。此时,我正好借助大日之力,将幽冥壶中概念,进一步升华为太阴。再以太阳,演绎两仪之象。’
心中念头一定,玉宸伸手一招,虚空之中异象突然生出变化。
幽冥壶壶口朝上,一股庞大的吸力生出,漫天火海落下,统统被那小小的壶口收走。
“嗯?”
青年面色微变,正想要操控宝镜压服幽冥壶,不想那小壶摇晃,道道灵光迸溅,一股至幽似无的玄气生出,将宝镜定住。
玉宸先前所言之太阴,并非指代太阴星,而是更贴合于四象之太阴,指代的是至虚至无,乍生忽灭,往来无碍,虚空造形之妙。
此等玄妙,玉宸当年造就诛、绝、戮、陷四口剑器的时候,也成有所感悟。
只是因为内里部分玄机不合,而将其舍弃部分,此时单纯以太阴演绎,自然是凝练出一股秘之又秘、玄之又玄、近乎于无的玄气。
而着一股玄气,正好同太阳之理相生相克,恰如两块磁铁,相互吸附,任凭那青年如何驱动,也无法催动宝镜生出变化,知道不好的他,想要将宝镜召回,却也无能为力。
摄住宝镜之后,虚空之中的异象又生出新的变化。
原本阴世冥土之中,多了一缕光辉。
阴暗幽冥之地,生出清净圣洁之辉,日月转动,万象更新,玉宸借机将颠倒阴阳、壶天等真意融入其中,扩大内里虚空,造化万千玄妙,同时进一步的反哺此方天地。
伴随着壶天开拓,点点光亮在虚空之中一一浮现,还未落地,便在半空中开出各色美丽的花瓣,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银诸色,飘飘洒洒,将整个天地染的光彩绚烂。
玉宸手指轻轻勾画,一道道古朴、神圣,带着此方宇宙痕迹符文飞出,融入小壶之中。
定住大日宝镜的玄气,顿时化作一道黑气上下飞舞,同时,宝镜内也是飞出一缕白色的灵光。
那青年见状,急忙将宝镜召回,玉宸看了一眼,轻声道:“却是无缘啊!”
说着,屈指一弹,那一黑一白两道玄气灵光在半空中缓缓运转,犹如两只相互追逐,没有鱼眼的阴阳鱼,卷起万千道则法理。
此方天地,诸多涉及到阴阳属性的神器,跃跃欲试,似乎想要融入其中。
却被其主人纷纷镇压,反倒是隐藏在北方临海之地的北岳帝子看着身前跃跃欲试的残破宫殿,叹息道:“这哪里是进阶七品,分明是直接飞升入八品啊!”
‘罢了!你既然有机会,能一步登天成就八品,那我帮上一把,又有何妨?’
这么想着,帝子松开手,当空喊道:“北岳帝子佑灵,愿祝道友一臂之力!”
那宫殿顿时飞出,在空中解体,化作万千流光飞舞而来。
宫殿内,涉及阴世冥土概念的神器,化作一点黑光,融入白光之中,好似点睛一般,激活了阳鱼阴眼。
受到刺激,黑色的玄气跳跃,此方天地诸多修士手中纯阳、大日、太阳属性的神器再次猛烈跳动起来,其中又以青年手中的宝镜最为激烈。
那青年虽然能够感知到宝镜经过刚才那一下,似有变化。
但这样完全不受掌控的感觉,非常不好。他果断压下了宝镜,甚至试图压制大日的变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